豆蔻连梢

大爱周叶,这两人真的超级好磕啊,糖多不粘牙,欢迎扩列啊!
但是最近半年非常忙,忙的事情关乎未来我到底是给别人搬砖还是别人给我搬砖,所以更新不多,如此以上。

© 豆蔻连梢 |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主周叶】猎手(50)

#国家队全员向,职业杀手向,主cp周叶#

#年少养成#

#ooc我的,角色属于虫爹#

 前文走这里

(⊙o⊙)…太多了,还是走底下的tag吧

 

 

 

 

恰巧有人前来和大老板敬酒,叶修瞅准时间向德曼告退,然后将自己迅速移动到通往二楼的楼梯口处,趁众人不注意迅速将自己一直挂在胸前的墨镜戴上,然后按动了手腕上的手表。

“啪”,刚刚还亮如白昼的主楼大厅,一瞬间陷入黑暗,在这让人感觉近乎失明的黑暗里,叶修如同鬼魅一般悄无声息的通过楼梯直冲德曼的主卧室去。

这一次的断电只能持续四十秒的时间,已经是叶修能够为自己争取的最大时间,二楼的巡视人员此刻也被突来的黑暗屏蔽了视线分不清丝毫。

叶修站在拐角处一直注视着这里的情况,心里一直都在倒数着秒数精确把控着时间,对于他们这一行而言,时间从来都是精确到秒的。当最后留守的两个家仆摸黑通过走廊时,前者一片身子便顺利的从两人眼皮子底下钻过去,而这一切对于这两个家仆而言,就仅仅是感觉有一阵风从身边吹过,没什么奇怪的。

叶修的鼻梁上架的可不是墨镜而是夜视仪,所以再黑对他而言都没任何影响,倒是别人摸黑抓瞎的样子他一览无余。

没有了守卫,在没有人能阻挡叶修如风的身影,几乎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他就顺利的来到了德曼的主卧房,轻轻的推开门闪身进去,在恢复供电的前一秒钟关上了门,一切恢复原样,只有那个叫叶怀仁的中年男人不见了踪影,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就算不见了也不会有人注意他。

“先生,没什么事情,就是供电系统突然关闭了,应该是电缆负荷过重一时间系统死机造成的。”德曼的管家第一时间找到了他的主人,向他汇报了这个事情。

“你们派人到各个地方看看,防止有人浑水摸鱼。”德曼侧身到管家身边,轻声说到,得到了后者的点头后,转过头来又是笑容满面的继续和其他人讲话。

得了吩咐,管家带着所有的家丁一个房间都不放过的仔细查看,回来后报告一切正常,这才让德曼微微松了一口气。

酒过三巡,该是休息的时候了,这场地下嘉年华的开幕式被放到了德曼的大宅主楼,自然是高端大气上档次,但若是没有些声色助兴又好像显得太过单调,所以到了点这场虚与委蛇的酒会早早的就散场了,众人转移了阵地,开始真正的狂欢。

德曼干的就是违规生意,手底下自然不乏情欲场所,下面人早在一个月前就开始陆陆续续的准备,挑最漂亮性感的女人,选最醇香甘美的酒,找最有趣刺激的玩儿法,就为了好好招待这些大佬。

虽然是自己的产业,但德曼一向不喜欢这种场合,也就托词酒的后劲儿足,此刻感觉头脑有些眩晕不想扰了大家的兴致,也就不去了。

主人都如此说,若是再强行邀请也不太好,其他人也就纷纷附和说既然如此那就好好休息,然后飞一般的离开这个庄园扑向自己即将到来的快乐源泉,相比较于这种诗情画意的花园洋房,还是美女美酒更有吸引力一点。

管家看得出来,德曼说自己不胜酒力并不是推辞,是真的。等到人都走的差不多的时候,连忙上去扶住自家主人已经有些摇晃的身体,抬起手揉了揉因为酒精作用而有些胀痛的太阳穴,德曼皱眉吩咐道:

“我先上去休息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今天的酒后劲儿格外大。”

管家点头,小心的将人扶到房间里躺好,又仔细的掖好被子,继而道:“主人,你先休息一下,我去给你煮碗醒酒汤来。”德曼轻轻的哼了一声表示知道了,去吧。

出去之前,管家还贴心的把床头香炉里的熏香点上了,主人的睡眠质量不高,这檀香味道的熏香可以助眠。

房间里静悄悄的,点燃的熏香源源不断的冒出缕缕白烟,味道舒缓沁人心脾,本来还因为酒劲儿上头而难受的微微皱眉的人,渐渐的也舒展了眉头,安静的睡着了。

  

 

和彭嘉一起从德曼的庄园出来后,叶怀仁就借口自己有些难受想要早点回去休息,彭嘉见人没有玩儿的心思,也不强留,挥挥手让他回去,半路把人放下后就离开了。微笑着目送老板走远之后,叶修转身就进了一街边的小酒吧,等到再出来时,已经是个清秀的脸上挂着和煦微笑的年轻小伙子。

出来之后的叶修没急着回家而是进了一家清吧,脸上的人皮面具早就被他摘了下来,手上身上的大金链子大金表也被他解了下来放到了随身带着的包里,参加宴会的西服,被他随手打发了路上的乞儿,此刻身上穿的是自己的便服,打扮清爽干净,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个刚进大学不久的学生。

坐在吧台边上,抬手腕看看手表,估算了一下时间,叶修撑着头搅拌着自己面前的酒杯:到这个点,人,应该已经在房间里躺着没气儿了吧。

从进入庄园开始,叶修就已经开始了筹划着这事儿,第一步便是让人喝下加了料的酒,酒会上他递给德曼的那杯酒就是拿酒的那一瞬间,他按动了戒指的机关,将藏在里面的药品在人眼皮子底下加到了酒杯里。

那四十秒的混乱中,他成功进到德曼的房间之后做了第二件事,把自己另一个戒指内的粉末撒在了床头的香炉内。

第三件事却是要别人帮他完成——点燃香炉,只要香炉点燃,药粉被德曼吸入,体内两者中合之后产生的新的化学物质会影响氧合血红蛋白的解离,阻碍细胞氧的释放从而引起组织缺氧导致人的死亡,叶修一点都不担心这最重要的第三步不是自己亲自动手会出现纰漏,一定会有人帮他这个忙的,比如说,那个管家。

德曼的睡眠质量不高,若是没有熏香助眠,那是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所以为了他的睡眠质量,底下人每天晚上都会点燃一味熏香帮他入睡,这个消息是他从德曼手底下的一个家仆嘴中得到的的消息,那天他带着这人在赌场赢了钱,对方高兴非要请自己喝酒结果最后请客的人喝大了,一时嘴巴没把门被套话说漏了,才让他知道了这么个消息。

他滴入酒杯里的药品,是经过提纯的高浓度产品,药效极为迅猛,单用只会有头晕目眩的效果,看起来就像是醉酒一样,可若是和加入熏香里的另外一个药品混合起来,就会相互作用形成新的物质,那东西能够阻挡你体内细胞氧气的释放,香炉就放在德曼的头边,若是就这样睡一晚上,到第二天早上应该已经是个死透的人了吧。

自己现在扮演的是叶怀仁,需要时刻跟在彭嘉身边,不能够自己亲自收割目标性命,自然只能用药物代劳,最重要的是,叶修举起杯子轻轻晃了晃杯子里的果汁,这样的死法很舒适也很优雅,看着里面旋转滚动的液体他漫不经心的想着。

叶修一向是实用派的忠实支持者,主张一刀毙命不留后患,像这种在他眼里就是花架子的手法从来都是不屑用的,但若是碰上了这种没法儿简单粗暴的情况,那叶修知道的花里胡哨的杀人方法也是不胜枚举,这只不过是其中一种,冰山一角而已。

明天一早,应该就可以收到德曼的死讯了吧,叶修将杯子里的果汁一饮而尽,甜腻的味道让他皱了皱眉,嗬,这玩意儿真是甜的人齁儿的慌,抬手招呼酒保,起身结账准备走人。

不曾想刚出大门就碰熟人,那天的见义勇为小伙子此刻也是惊叹于命运的缘分,没想到还真的能再见,惊讶只停留在脸上一秒钟,叶修马上就换上了轻松笑容熟稔的打招呼:

“真巧,我们又见面了,好心人!”

“喝一杯?”不理会人明明是从酒吧里出来一看就是已经喝完准备闪人的状态,来人径自走了进去。

叶修摸摸鼻子耸耸肩,认命的跟了进去,谁让人家“救”过自己呢,更何况你是大佬你牛逼,我小透明惹不起。

“喝什么?”两人往吧台上一坐,那人毫不避讳的直直盯着叶修,眼神尖锐的像是要把他身上盯出一个洞来,后者从善如流的对着酒保抬了抬手,“刚刚的果汁再来一杯!记他账上!”

“冰镇玛格丽特。”

“这么清淡的口味吗?”叶修有些意外,不论是什么种类的玛格丽特都是低度酒为基酒,点这个还不如跟自己一样点果汁呢。

“你不一样,还说我…”那人淡淡瞟了一眼此刻拿着吸管嘬果汁儿的人。

“酒精会让人麻痹,我不喜欢那东西。”叶修替自己辩解。  

“我也是!”

酒保送上刚刚调好的冰镇玛格丽特,来人举起,想跟叶修碰杯,后者眼疾手快的将杯子移走,快到前者没怎么看到叶修手的动作,杯子已经到了他手伸不到的距离处。

“我从来只跟认识的人碰杯。”言外之意,我跟你还不认识。

“我救了你一次,还不算认识?”叶修的动作之快让人咋舌,那人更加确定了自己那日在巷子里的猜测,既然不能碰个杯,人也不勉强,手中转换方向将杯子朝向自己,轻轻抿了一口。

“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哪有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朋友?”叶修笑的无辜显得人畜无害。

“韩文清!”

“叶修!”   

“真名?”韩文清提问。

“你呢?”叶修反问。

一声脆响在两人交集的眼神里炸开,一切尽在不言中,两人相视一笑。

以后,咱们就是朋友了。

有的人你认识了很久仍然觉得陌生,有的人你才见第一面却觉得相见恨晚。

看叶修一直都在嘬那个饮料,韩文清挑眉:“你喜欢喝果汁?”

叶修摇头,“我不喜欢,这玩意儿太甜了…”末了,又补充:道“有人喜欢喝,就觉得他喜欢的应该都不会太差,就试着去喜欢。”

叶修不知道自己在说这话的时候,嘴角上扬的弧度大到藏不住,韩文清觉得自己看人一向都很准,这次也一样,所以他说这话的时候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你喜欢的人?”

叶修哑然失笑“不是…”

“那你提到他的时候干嘛笑的跟个怀春少年一样?”韩文清不信,你这是在质疑他?“刚刚你那个笑容,跟对着我时的可不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法?”叶修有点兴趣了。

“对着我时,笑容是礼貌性的周身是防备的,整个人像个刺猬,提到他时,别说是笑容就连气场都变得柔和,还说不是心上人。”

“韩文清,我觉得你该去当个媒婆或者相面的,绝对是大师级别的江湖神棍。”叶修摆摆手打着哈哈,表示你说的不对,怎么可能,肯定是韩文清看错了,周泽楷可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弟弟,怎么会!下意识的忽略了心底里一闪而过的念头:

原来他想到小周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这样的吗?

叶修一饮而尽杯中的东西,咂咂嘴,还是觉得太甜,不过多喝两次感觉好像不是这么难以接受…

“喝完了,那我走了!”叶修将果汁一口闷了,硬是喝出了酒的感觉,杯子朝桌子上一放,起身就要走人。韩文清出声把人叫住:“以后还有机会见面吗?”

叶修回头看着人,再一次展露了韩文清形容的在外人面前堪称保护色的微笑:

“有缘自会再见,我觉得我们有这个缘分!”

第二天一早,叶修打开酒店的电视机一边播放今日要闻一边收拾自己:

“现在首先让我们关注今日的国内国际要闻,今日凌晨,盘踞在金三角地区的制毒贩毒集团首领德曼被发现于家中离奇死亡,并且M国政府警察厅今早收到一封匿名邮件,邮件内部仅有一张写有GLORY字样的烫金卡片,这张卡片背后到底有何含义,到目前为止,警方尚不明确,但有关专家推测,这张卡片疑似是为此次德曼离奇身亡事件负责,事实真相是否如此,警方正在做进一步调查…”随后给了这张烫金卡片一个特写镜头

慢条斯理的穿上衬衫,修长而又指节分明的手指,有条不紊的将扣子一个一个的扣好,回过头来将眼神停留在电视机上,轻笑:

“做好事要留名,怎么能只留我一个人的…”

 

叶:小周那是弟弟!

周:不要做弟弟! 

 

 

同志们,这一次我真的要隐身了 

评论 ( 13 )
热度 ( 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