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蔻连梢

大爱周叶,这两人真的超级好磕啊,糖多不粘牙,欢迎扩列啊!
但是最近半年非常忙,忙的事情关乎未来我到底是给别人搬砖还是别人给我搬砖,所以更新不多,如此以上。

© 豆蔻连梢 |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主周叶】猎手(49)

#国家队全员向,职业杀手向,主cp周叶#

#年少养成#

#ooc我的,角色属于虫爹#

 前文走这里

(⊙o⊙)…太多了,还是走底下的tag吧

 

 

像是散步一样在房屋四周转了一圈,确定没有人潜身在周围之后,叶修这才片进了厕所的最后一个隔间,按下了手腕上手表表盘旁边的凸起,一片极薄的刀片从手表底盘滑弹了出来,在白炽灯管的衬托下闪着幽幽的光。

 

进入庄园时,每个人都经过严格的检测,确定身上没有危险物品之后才会放行,这包东西因为放在了衣服的夹层里面,又有外边的装饰巾做遮掩,摸上去几乎没有凸起触感,这才让叶修顺利的把东西带了进来。

 

取下手指上的其中两个戒指,在戒指花纹边上摸索一番随即往外一拉,一根细细的金属天线被叶修从戒指里拉扯出来。又摘下自己那个挂了个乍一眼看过去跟辟邪似的虎头大金链子,翻到背面,用刀尖在金虎头鼻子部分的阴刻面轻轻按了一下,正面的虎头悄无声息的漏出一点缝隙。为了防止被人误碰,这按钮做的极深又极小,小到人的手指根本按不到地方,只能用更小的东西去弄开。

 

叶修把虎头掰开,里面赫然是台极微型计算机,一番调试之后所有的设备联通起来,在厕所的门上投影出图像。

 

这就是为什么彭嘉注意到他的身上的装饰物时,叶修有些咯噔的原因。

 

他身上的从不缺高科技装备,为了配套不同的任务,这些装备都有不同的外在形态,比如这一次为了符合黑帮老大小弟的身份,造型就是俗不可耐的金饰。他身上的这些东西可是他顺利完成任务的保证之一,万不能出什么纰漏。

 

也不在意地上不干净,叶修的手指快速的在地上敲击,门上的图像不停的翻滚,变化,最后停留在一个看起来像是管控中心样的界面上,低头想了想,叶修又在地上一顿敲击之后,迅速把所有的东西全部收了起来。

 

从最一开始他进去这里开始,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了,在这里离开的越久越容易遭人惦记,叶修把马桶的冲水按钮按下,掩盖住他收拾东西发出来细微声响。打开厕所门一个小缝,发现洗漱台处依旧空无一人,叶修微不可查的松了一口气,这才悠哉悠哉的出来按下台子上的洗手液,从容的给自己洗了个手,又给放在烘干机下烘干了这才吹着口哨想要离开。

 

结果刚准备一踏出厕所门,叶修敏锐的注意到有一个人影被阳光投影在了地上,根据方向判断,这影子的主人应该就站在墙根边。

 

叶修双眸微眯,暗忖,难道自己刚刚的检查有漏网之鱼?

 

能躲过自己的查探,这人是个高手啊。在听到声音之后短短的几秒钟之内,叶修脑中极快的过滤着信息,身体已经做好了警戒状态,但并没有急着动手,虽说先发制人才不会受制于人,但如果连来人都不知道是谁就贸然动手,容易提前暴露自己的底牌,先看看是谁再说。

 

镇定自若的走了出去,想要越过人离开,结果被那人一言不发的拦住了,叶修挑眉看着这不请自来的陌生人。

 

可当面前人一抬头,叶修看清楚现在这人就是昨天晚上见义勇为的小哥之后,叶修不可谓不惊讶。

 

这人居然会出现在这里,看来是道上的人啊,看年纪并不大应该就十七八的样子,这应该是哪个大佬带着自己的孩子来见见世面的,不过…

 

“好狗不挡道懂不懂啊?”叶修语气里包含不悦,皱着眉瞪着眼看着面前人。

 

“你说谁是狗?”

 

这人其实没什么值得人注意的,一个看起来不过是个中年油腻大叔,品味奇差,一副深怕别人认为自己没钱的样子,而自己之所以注意到他其实很简单,仅仅是因为他觉得这人的背影有点熟悉,可又说不上在哪里见过,这才跟过来看看。

 

“谁挡着老子了谁是狗!”

 

在那人挪动脚步的时候,叶修就大致判断出来他想干嘛,但他并没有做任何抵抗,就这样让那只脚直直的踢到自己,然后把自己踹倒在地

 

“艹,小兔崽子,你给老子等着,一定打的你妈都不认得你,你等着,艹!”

 

叶修顺势从地上一个骨碌爬起来,捂着自己身上被踹痛的地方,边指着后边人破口大骂边快速跑路,眼看着人跑远了都还能听到他隐隐约约传来的大骂声,可见叶修是有多声嘶力竭的喊。

 

看着那人落荒而逃的样子,身后人本就皱着的眉头现下皱的更厉害了,因为觉得背影有些像前两天在小巷子里碰到的那人,想着来看一下,却看到丑态百出的跳梁小丑狐假虎威喽啰样,哪里有半分那天晚上那人的睥睨与随意,潇洒如风的情势赋予了那人极大的魅力,让人不由自主的想靠近他了解他,跟眼前这个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居然会觉得这鼠辈的背影像他,那人苦笑着摇了摇头,这眼走的有点过了。

 

要是叶修此刻知道,那天晚上碰到的人一眼就对自己产生如此高的评价,真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无奈。不过有一点很明确,若他知道自己今天的的无妄之灾是因为背影相似而被试探的话,这人绝对活不长久,等他完成了委托人的任务,下一个目标就是他。

 

一个猎手若是被人记住了背影,只有两种解决方法,要么他消失,要么你消失。

 

叶修拐角处一闪身,立刻消失在人群中,回到了彭嘉身边,而他老板此刻正在和德曼说话,小心翼翼的走过去,低眉顺眼道:“老板,我回来了…”

 

“你上个厕所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掉厕所里了?”这个叶怀仁虽然没什么本事,但却是个为了钱可以不要命的,就冲着这一点,为彭嘉立了不少功劳,因此有意把叶怀仁介绍给德曼好让让其得势后为自己再添助力,结果左等右等都等不到人,彭嘉当着德曼面,面上不好发作,但是心里已经有些不满。

 

“小的去上了个大的,肚子疼。”

 

“关键时刻掉链子…一会儿有点眼力见!”彭嘉和叶修咬完耳朵,马上扬起和煦的笑容,冲着德曼道,“德曼先生,这是叶怀仁,我最得力的属下。”

 

一听是把自己介绍给德曼,叶修马上换上,小人刚刚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是大老板,不敬之处多多包涵的狗腿样子,弯着腰点着头诚惶诚恐的伸手想要跟人握手,德曼听彭嘉如此说,举荐之意不言而喻,也大方的伸手和这个看起来有些谄媚的下属交握,但一瞬间就松开了。

 

“原来是彭先生的得力助手,幸会幸会。”

 

“不敢不敢…,能够见到彭嘉先生是我的荣幸。”

 

三人正在这里幸会幸会,不敢不敢的虚与委蛇着,又走过来两人,叶修偏头看清来人之后,心中慨叹,还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啊,到哪儿都能碰上。

 

那个在厕所外边踢了他一脚的人,此刻温顺的跟在看起来应该是家长的人身后,前来和德曼打招呼。

 

“德曼先生你好…”

 

“哦,你好你好,韩先生,久仰久仰。”热情的向来人打招呼,“旁边这位应该就是韩公子吧。”

 

“正是犬子,文清,向德曼先生问好。”

 

被叫到的人上前一步尊敬道:“下午好德曼先生。”不卑不亢,有礼有节。

“好…”德曼微笑点头,算是应承。

 

原来他叫韩文清,看不出来啊,他居然是东南亚地区最大的军火商韩佑的儿子,怪不得能在这里看到他,毒品军火不分家,这两人要是勾结起来,简直就是东南亚地区的最大毒瘤,叶修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对面人,不过他现在跟他刚刚对我一言不发直接动手的样子差太多吧。

 

韩文清自确定了这人不会是那天晚上小巷碰到的那人后,就再吝啬赏他眼里的跳梁小丑一分眼神,从头到尾看都没看叶修,不过也是可惜了,若是他分出了一丝心神哪怕只是瞟那人一眼,都能看到一双不属于这张油腻大叔脸的灵气眼睛贼溜溜的不时看向他,只可惜,那是如果。

 

下午大家相当于就是在德曼的花园里喝了个下午茶,无非就是聊聊天,参观一下花园,顺便恭维一下德曼,这其中,马屁拍的最好的当属叶修,彭嘉时刻跟在德曼身边,叶修时刻跟在彭嘉身边,每到一处,在彭嘉介绍完后的第一时间说出大老板爱听的话。

 

文人都有一些共同的毛病,不分国界,比如说就喜欢别人对于自己欣赏的东西给予高度赞赏,但你这恭维还不能说的太明显,否则志同道合就变成了溜须拍马,而不让马屁拍到马腿上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好好了解这人喜欢的东西。所以叶修全程都很好的和德曼进行着文学上的互动,把彭嘉听的一愣一愣的。

 

“哈哈哈,叶先生对于华国的文化还真是非常了解呢!”德曼开心的拍拍叶修的肩膀,一下子对这个人改观不少,后者赶忙谦虚起来:“不敢不敢,和德曼先生在这方面的造诣比起来,小人只是班门弄斧罢了。”

 

“唉,不要妄自菲薄,”转过头又对彭嘉道,“彭先生,你的手底下还真卧虎藏龙呢!”上扬的语调显示出他此刻的愉悦。

 

“能得到德曼先生的赏识,是他的荣幸!”彭嘉从善如流。

 

看着两人相协远去的身影,彭嘉有些皱眉,这以前怎么没发现这叶怀仁还有这方面的涉猎,华国的先贤典故,历史渊源张口就来?

 

晚宴开始之前,彭嘉问了叶怀仁这事儿,后者就像是料到了肯定会被询问,立马做出一副老板你真是高看我了的表情:

 

“我一个大老粗怎么会知道这些东西,就算知道最多知道点皮毛,那都是我这些天各方打听来的消息,知道德曼先生好这口,临时抱佛脚突击出来的,平时没事儿谁要看这东西啊!”

 

见叶怀仁说的信誓旦旦又跟他在那儿挤眉弄眼的,彭嘉不疑有他,毕竟这小子一开始得到自己的喜欢就是投他所好这一招奏效,本来还有些奇怪的想法这下子也通通都转过来了,甚至心里隐约的还产生了一种这老小子真有他的这种念头。

 

原本以为就连晚宴都会是在花园举行,没想到是在主楼,叶修看着里屋华丽的装潢昂贵的陈设,随随便便拿出去一件都是万结尾的价位,脸上的惊讶表情作秀和发自肺腑各占一半,我去,还真是只肥羊啊!感慨归感慨,叶修对于自己来这里到底是干嘛的分的是一清二楚,不漏痕迹的仔细打量着大厅里的人员安排。

 

这个主屋的构造,叶修已经烂熟于心,他来到这个城市已经一月有余,这段时间他最大的的工作就是做前期准备,像房屋构造这种明显是大头的他当然会重点把握,别说是德曼的卧室在哪儿他能脱口而出,就算是你问他这屋里有几个厕所门朝哪边开都能立马给你说出来。

 

一场简单的开场白过后,酒会就算正式开始了,大佬们的聚会少不了声色犬马,只是德曼为了显示对其他人的尊重,对这次聚会的看重,一向都是在外边包场子的大老板,这一次开家里来了,那就决计不会弄些上不了台面的下作东西来,那些重头戏都会放在今天之后,于是现在的场面,比起毒品头子的狂欢更像是上流社会的酒会。

 

穿着燕尾服的服务生一手背在身后一手端着托盘,脸上挂着如同尺子测量过的标准微笑,穿梭在大厅里,叶修刚刚在花园里的出色表现让德曼对这个中年男人产生了好感,现在也很乐意跟他讲话,彭嘉见二人聊的火热,识趣的去和其他人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了。

 

韩佑应该是想借着这次机会,正式把自己的儿子推向台前,此刻正端着酒杯带着韩文清游走在各方大佬中。

 

韩家在道上已经是个老家族了,到韩佑这一代已经是第三代,严格算起来是个标准的家族企业,但是之前掌舵人韩老爷子性子保守守江山有余打江山不足,韩家也仅仅是稳步中寻求发展,可他的儿子韩佑和韩老爷子完全不一样接手韩家之后以雷厉风行的手段迅速扩大了韩家的势力范围,现在生意是越做越大,还有远见的将韩家的一部分势力发展到了白道,正因如此,黑白两道的人见着韩家都要给三分薄面,韩佑现在的举动无非就是给他的儿子打个人脉关系的基础,毕竟在这一行要想顺风顺水的过下去,朋友,那可是必不可少的。

 

一个服务生从叶修面前经过被后者拦下,伸手端了两杯酒一杯给了德曼,一杯留给了自己,举杯向德曼示意道:“先生,我敬您!”说完,不等德曼反应就率先一口闷了手中的红酒,后者也非常愉悦的将手中的酒喝了下去,算是应了对面人的热情。

 

仰头时眼角的余光撇到德曼上下滚动的喉结,心里想象着酒液顺着喉管滑进身体的场景,叶修嘴角漏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NICE!

 

 

 

韩老板出场,未来可是咱们老叶的得力帮手呢,你杀人我善后,你冲锋我掩护,你恋爱我牵线!

韩老板冷漠脸:我并不想为别人牵!

扣子:那不行,你必须牵!

小周肯定的点头:嗯!必须牵!(悄麽抱紧自家前辈)

评论 ( 7 )
热度 ( 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