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蔻连梢

大爱周叶,这两人真的超级好磕啊,糖多不粘牙,欢迎扩列啊!
但是最近半年非常忙,忙的事情关乎未来我到底是给别人搬砖还是别人给我搬砖,所以更新不多,如此以上。

© 豆蔻连梢 |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主周叶】猎手(43)

#国家队全员向,职业杀手向,主cp周叶#

#年少养成#

#ooc我的,角色属于虫爹#

 前文走这里

(⊙o⊙)…太多了,还是走底下的tag吧

 

 

 

 

 

       哎哟,舒服啊!叶修满意的翻了个身子,无意识的抱着被子,拿脸蹭了蹭,头一歪,准备继续睡。


  “周泽楷,你挡在门口干什么,你让我们进去…”


  谁啊,这么大嗓门,吵死了,让不让人好好睡个觉?半梦半醒的叶修不乐意的皱着眉头,一把把被子蒙到头上,感觉把外边的喧嚣都给隔绝了,又接着睡起来。


  啊(*ˉ︶ˉ*)…世界终于清净了。


  黄少天和张佳乐两个人现在正在房间外边和周泽楷大眼瞪小眼中。自那天叶修被孙翔等人背出来说明情况后,众人立刻将人送到船上马上进行救治,不知道是不是动静太大了,叶修中途迷迷糊糊的醒过来一次,看着身边围了一圈人,吃力的抬手向众人摆了摆,“我没事儿,大家赶紧去休息…”但没人理会他这话,腿也断了手也撅了脑子也不清楚了,这还叫没事儿?


  找来了担架小心翼翼把人放上去然后火速送走,亏得叶修福大命大,小腿骨折还被三人来回移动,居然没造成二次伤害,简直神了。


  “前辈还在休息,无关人等谢绝打扰。”周泽楷这话讲的硬邦邦的,一点人情味儿没有,眼神还直直的盯着虽然没说话但是也一脸担心神色的张佳乐。


  “无关人等,你说我无关人等,谁是无关人等…,周泽楷你给我说清楚,张佳乐你别拖我,我要找他说清楚,他说我是无关人等…”在事情还没有正式上升到真人PK,但是看起来马上就要上升到了之前,张佳乐一把抱住黄少天的腰把人拖走,但即使是这样,也只是把人拖走了,后者那叫喊声还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黄少天,我问你个问题,你觉不觉得今天周泽楷有点奇怪?”张佳乐摇着脑袋摸着脖子回忆起周泽楷看他的眼神,怎么想怎么不得劲儿,半晌还是没想通也不准备想了,直接问人。


  黄少天一口咬上刚刚不知道从哪里顺来的苹果,含糊不清的问:“哪儿…奇…坏了?”


  “你吃完再说…”张佳乐有些嫌弃他。


  “哪儿奇怪了?”咽下嘴巴里的东西,黄少天口齿清晰发音准确的又来了一遍。


  “就他看我的眼神,我总觉得带着点不友好…”张佳乐摸索着想了个词。


  “呵,不友好…我来纠正一下你的用词…”黄少天瞥了一眼旁人,继续道“周泽楷看你那个眼神,那不叫不友好?那叫生气,叫怒火,叫如果可能他想把你左腿也给敲断了的敌意!”


  “为什么啊?我干什么了他这么看我,多大仇啊?”


  “多大仇?大哥,你居然不知道你自己哪儿错了?哎哟我的天,你还真是奇葩,我觉得我上次说孙翔长个脑袋是为了显高真是错怪他了,这话明明用来形容你更合适。”黄少天三两下啃完手中的小苹果,转过身子面朝着张佳乐,“我问你,周泽楷为什么会不高兴?”


  “因为老叶受伤了,现在还没醒。”
  “老叶为什么会受伤?”二连问。
  “那不是因为老叶从瀑布上摔了下来吗。”
  “那老叶为什么会从瀑布上摔下来?”三连问。


  “因为老叶为了救我…”张佳乐话说到一半,猛的顿住了,仿佛刚刚百思不得其解的人不是他,黄少天配合的跟着前者一起张大嘴巴,头从下往上抬再从上往下放,嘴里还发出了类似于“哦……”的声音。


  “反应过来了?开玩笑,因为你,结果老叶受伤了,而且这伤还不小,伤筋动骨一百天,就这一条就足够你被周泽楷记上黑名单了。”


  “可是我也不是故意的啊…”张佳乐替自己感到有些委屈,他也不想的啊。


  “故意的?”黄少天瞪大眼睛看着对方“你还想故意?就是知道你不是故意的,周泽楷才仅仅是没给你点好脸色,你要是故意的,我跟你说,你绝对会被他拖到哪个小树林里暴打一顿然后丢去喂狼,你还想故意?”


  “你一下子直接碰到了那小子的禁区,你还指望他给你什么好脸色?”
  “这周泽楷对老叶是不是也太…”张佳乐黄少天这么一点拨马上就梳理清楚了前因后果,紧接着想要发表了一下内心的真实想法,奈何没找到合适的词,于是最后呈现出来的就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周泽楷对老叶,说的程度轻一点叫做上心,说的重一点那就是以老叶为中心,老叶好他就好,老叶不好他不好,谁让老叶不好了他一定会让那人比老叶惨,别看他一副人畜无害的脸,那股子狠劲儿面对我们的时候都是放在眼睛里完全不加掩饰的,也就面对老叶的时候把收收,又变回那个乖巧可爱的样子…”


  “这也…”张佳乐又纠结了,这也太那什么了吧。


  “也什么啊?领地意识懂吗,我不知道老叶知不知道,反正我知道周泽楷这小子是把老叶划到自己的领地内了,谁要是伤害了老叶那就是侵犯了领地,那就是敌人!”黄少天拍着张佳乐的肩膀,语重心长一副长者派头。


  “凭什么啊,老叶是队长,就算要划分领地,那也是大家共同的领地…”握紧拳头,愤愤不平。


  “哦…”黄少天看着后者,嘴巴张成O形,倏地把音量拔高了至少五十分贝对着走廊尽头大喊一句:“周泽楷,张佳乐说…”


  意识到这人要说什么要做什么张佳乐一把窜上去捂住人的嘴巴,气急败坏道:“我靠黄少天,你干嘛?”


  “我帮你…喘伐一下…嗯…你的忆炼…”(传达一下你的意见)


  “靠,就你有嘴,一天到晚叭叭的”一边说一边把人拖走。


  被一路拖着走的黄少天也完全不介意,拍了拍捂住自己嘴巴的手,示意他放开,自己不会说的。


  “哎,你就这样带着我走也挺好,省的我走路了,话说,你说老叶现在到底情况怎么样了,应该是醒了吧,这么长时间还没醒,不科学啊,要是醒了他怎么不出来呢,这闷在房间里多没劲儿啊,你看外面还有阳光可爱的我,看一看绝对恢复的更快…”

  “黄少天你能不能闭嘴,你怎么话这么多呢?在丛林里怎么没见着你话多?还有,就你还阳光可爱,你指着人弱点使劲儿怼的时候,那犀利劲儿我真没看出来你阳光可爱…”张佳乐被这人在耳朵边上喋喋不休,跟机关枪一样得得得得的吵的脑壳疼。


  “哎,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你不能因为我也挺能打,你就忘记我主修的是说话的艺术啊,待在丛林里那不是时候不对和你不熟吗,我这自来熟也是有个限度的,再说了眼光毒辣言辞犀利那是成为一个顶尖的谈判专家必备的技能好吧,这证明我专业素质过硬,也就有时候跟孙翔对喷垃圾话,但是,这并不妨碍我这个人本来的性格是阳光开朗积极向上聪明可爱!”黄少天一边被拖着走一边继续叨叨。


  “你可得了吧,哎哟,鹅心…”转过了走廊的拐弯处,两人的声音渐渐的再听不见。

  周泽楷在两人走后轻手轻脚的进了房间,看见叶修把被子严严实实的蒙在头上,整个人都缩进去了,心知定是刚刚和门口两人讲话的时候吵着了,当下又在心里记了两人一笔。


  走上前去小心翼翼的把被子拉下来,让新鲜空气透进去,又把有些踢乱的被子整整好,这才缓缓的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下,手肘撑着床边双手撑着下巴,周泽楷听着床上那人轻浅而又平稳的呼吸,身心随之放松,意识也跟着了起来。


  一个月,准确一点来说应该是二十九天,没想到居然挺过来了,当初前辈说既然一起进去那就一起出来,还真让他们做到了,就是这险象环生让人有些吃不消,认识的那十二个人虽说不上怎么交根交底,但都是过命的交情了,这要是真说起来以后不再见,心里总归是有些不舍…


  正盯着房间床单出身的人丝毫没有注意到那个本应该睡得正香的人,此刻正大睁着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他,而且丝毫没有移动目光的趋势。


  被盯了好一会儿周泽楷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人已经醒了,惊喜道:“前辈醒了?哪儿不舒服?”


  “我哪儿都舒服,看着我们家小周这好看一娃子,比什么药都管用。”叶修笑道,意料之中的看到小孩儿一张脸嘭的通红,多少年过去了还和当年一样根本不经逗。


  双手撑着床边使劲,努力想让自己坐起来,奈何手臂还没完全缓过来,撑了一半一个脱力又倒下去,周泽楷眼疾手快的把人扶住,大半个身体挡在床和床头柜之间当了人肉软垫。


  “前辈小心…”


  有了周泽楷的帮助,叶修顺利起身靠着床头坐着,看着周泽楷忙前忙后的又是倒水又是洗水果又是拿药,在这不大的房间里来回转悠,突生一种趁着还能看多看两眼以后说不定哪一天就见不着了的心态。


  以前出岛训练的时候和猛虎豹子都干过,待在那种看起来像是笼子一样的地方,一群人和猛禽搏斗,最后还能站起来才有资格从笼子里离开。那个时候他从来都没想过若是回不去连只言片语都来不及留下那孩子该怎么办这种事儿,因为他相信自己有能力站到最后,事实上他也做到了。


  可那天在丧失战斗力的情况下遇到那只熊时,叶修却在想这个问题,如果回不去,自己是孤魂一缕什么都不知道了,那小周怎么办?


  “前辈在想什么?”周泽楷看叶修盯着自己出神,轻声问道,手里拿着刚刚备好的药递给叶修,后者也懒得接到自己手中了,捏着前者的手腕直接把药倒进嘴里,和掌心相碰的温软触感,激的周泽楷心里一跳。


  “我再想,如果当时我出不来的话,你该怎么办?”


  这话明显就是触了人霉头,周泽楷眉头一皱,语气有些不高兴道:“前辈会没事的…”


  “唉,小周,我问你,如果我真的有点什么事儿怎么办?”叶修问,这么多年了,周泽楷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刚来岛上什么都不会的菜鸟了,


  “报仇…”

  “我就知道…”提问者了然的点头笑笑,被提问者也坦诚的和他对视,语气认真。


  叶修一直都知道周泽楷的眼睛非常漂亮,是那种看久了就会觉得恍惚的眼睛,可他此刻盯着这双眼睛,却总感觉里面藏了些他不知道的东西,主人一时不查漏出来些许,而这些许被加工成了火焰,透过这双一向明亮的眼睛灼了他的心。  


  周泽楷没说话,只是默默的低下头,掩饰眼睛里一闪而过的其他念头。
  然后去找你…


     从我进入岛上的第一天晚上你变声给我讲那个现编的故事起,这世上我就只认你一人,若是你不在了,其他的对我而言也没什么意义,我知道未来会有一条什么样的路在等着你,我没法阻止就只能努力和你并肩。若是有一天你死了,我会将那人找出来挫骨扬灰给你报仇,但希望你能在那边等等我,就像当初环岛耐力跑我跟不上你,你就停下来等我一样,我很快就会追上来的。
  
  
  
  
  
  
  

评论 ( 11 )
热度 ( 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