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蔻连梢

大爱周叶,这两人真的超级好磕啊,糖多不粘牙,欢迎扩列啊!
但是最近半年非常忙,忙的事情关乎未来我到底是给别人搬砖还是别人给我搬砖,所以更新不多,如此以上。

© 豆蔻连梢 |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主周叶】猎手(41)

 #国家队全员向,职业杀手向,主cp周叶#

#年少养成#

#ooc我的,角色属于虫爹#

 前文走这里

(⊙o⊙)…太多了,还是走底下的tag吧

 

 

 

 

叶修带着孙翔,唐昊,张佳乐三人,现在真正体会了一把亡命天涯到底是什么感觉,就算被咬的死死的,你却不能停下来还得拼命跑,不然一旦被追上就是死路一条。

 

“妈的,老子是抢了他老婆还是杀了他全家…神他妈追这么紧…”孙翔被追的脾气上来了,恨恨的骂道。

 

“你少说两句…呼…有这个气力你就给省着多跑…多跑两步…别挂的那么快!”唐昊也是有些体力不支了,说话大喘气。

 

“老叶…这样不行…再这么跑下去迟早是要没劲儿的…到时候真的就什么希望都没了。”张佳乐此刻情况也很糟糕,他感觉自己的胸腔里面已经没有多余的空气供他完成说话这个操作,勉强开口的结婚就是感觉自己的嗓子在充血,心脏跳动的频率已经快到快让人承受不住的地步。

 

别说是他们了,就连叶修都是如此,为了给二队争取脱离包围的时间,他们已经在这个鬼地方用远超平日的速度跑了快一个小时了,胸腔充血耳鼓震动,身体已经是在崩溃的边缘试探了。

 

“我们想办法给绕到陷阱那里去,只要能够把人引进去,就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

 

估算着二队的行动速度,叶修当机立断决定立刻展开行动。带上夜视仪,虽说没有白天方便,但也绝对不存在行动受阻。一路上大家为了防止被后面飞来的子弹射中,都是S形走位,左右改变行动的方向让后面的人一时间也拿不准,再加上周遭的树木掩护,躲避起来也更加容易。

 

“分散开来,各自找个隐蔽,不要离的太远。”叶修刚说完,就猛的向旁边一偏,躲开了直射而来的子弹。

 

唐昊,孙翔,张佳乐三人见状也立刻分开躲到了大树后边。

 

“我操…”狼狈的一下扑倒在地,子弹从头顶上飞过,堪堪躲过去。

 

也不管自己身上脸上全是污泥,孙翔靠着一棵两个人才能合抱的树干掩护一边大口喘气一边给手中的枪换弹夹。

 

娘西皮得,这伙人已经追了他们这么久,还他妈没放弃,孙翔朝着地上狠狠吐了一口含着些许泥土的唾沫,骂道。这丛林里又不止他们一个队伍,死咬着他们不放,这多大仇啊!

 

他不知道的是,对于身后的人而言,丛林里的人在他们眼里都是一样的,逮着一个是一个,多收割一个人就能多获得一份佣金,如今一下子发现四个还近在眼前,为什么要舍近求远去找还不知道躲在哪个角落的其他人呢?

 

前边的人在黑夜里潜藏了自己的踪迹,后面的人立刻停了下来没有准备再往前冲,改为了缓步前进,枪支上膛,枪口朝前,警惕着可能突发的状况。

 

叶修和唐昊两人躲避的大树离得近,叶修向唐昊做了几个手势,示意他为自己打个配合,后者点头。转身在地上寻了块儿大小重量皆合适的石头攥在手心。

 

即使已经尽可能压低脚步声,但对于天生五感就此常人更为灵敏的叶修而言,还是非常清楚,大致估摸了雇佣兵和自己的距离,叶修向唐昊比了一个30的手势,得到了一个肯定的点头之后,叶修悄悄地离开了自己原位,借着繁茂的枝叶,爬到了树上。

 

三十秒后随便把石头向某一方位掷出制造响动。

 

一阵声响猛的想起,几乎是下一秒钟就是一声枪响,结果什么都没打中,身边的同伴嘲笑那人草木皆兵,这些个小娃翻不出什么大天,这一笔佣金已经到手了,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叶修听着这胸有成竹的语气,冷笑,你的佣金还得你有命回去拿才行。

 

一块儿石头划破寂静的空气飞向空中,惊得一只飞鸟从树上窜出,砰砰两枪,那才起飞不久的鸟就从半空中掉下来。

 

好机会,叶修眯起双眼,毫不犹豫的甩出两个飞镖朝着最前边那人飞去,不是所有的时候热兵器都是好的,有时候冷兵器起到的效果是热兵器达不到的,比如说现在,猝不及防一个飞镖破空而出,引得对方马上朝着叶修的方向开枪,而此时,叶修又像个猴子一样,扯着藤条开始在各树之间来回流窜,将自己暴露在敌人的伤口之下,引起骚动。

 

这边动静闹起来了,孙翔和唐昊快速绕到敌后方,开始在背后放冷枪。,前面的那个还没解决后方居然还有埋伏,雇佣兵团队后方的人立刻转过身来,解决后面偷袭的,却不曾想刚刚踏出一步一个拔了插销的地雷咕噜噜滚过来,金属裹在湿软的泥土里,几乎没有声音,但那头部隐约冒出的些许白烟,被夜视仪放大。

 

“小心!有炸!”后面的人一把扑向前面,把前面的人拽倒,张佳乐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又是一个触发雷朝着雇佣兵的方向丢过去,目的就是逼着他们向前走。

 

这是叶修和他们已经商量好的对策,由叶修做引子,把这队人马的注意力完全吸引过去,趁引起骚乱他们不注意大后方的时候由孙翔和唐昊两人上去偷袭敌后方,最后张佳乐时不时的丢个炸弹或者地雷之类的东西,把他们往前逼近,靠近最终目的地。他们跟这群人饶了好大一个弯子之后再次回到了布置地雷阵的地方,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顺利的将人引进去,只要有一个人进去了,踩中一个,就可以开启连环爆炸。

 

但是拥有常年作战经验的雇佣兵那是傻子吗?现在知道自己可能被对方包了饺子还会如此大规模的集群作战吗?又不是上赶着去送人头,不需要任何的指令,所有人心照不宣的分散开来不再结群行动。

 

思虑及此,雇佣兵们的行动开始变得小心翼翼,不再直线前进成群结队,而是一个个分开变成个人在树木间闪烁来去,其身影从来不会暴露在叶修他们的视线里超过一秒钟。

 

躲在暗处看着这一切的张佳乐恨得咬牙,靠,这群人要是分开了,自己的地雷就相当于是没了作用了啊,看着自己背包里所剩无几的炸弹,张佳乐无奈收手,只能期望着他们能够尽快踏进阵里。

 

本来在前面一心跑路的叶修突然感觉自己身后的动静小了许多,回过头来一看大部队已经变成了个人,心中了然己方的作战计划应该是被识破了,也不急着再往前跑了,一个闪身偏进树干背后好生休息了一会儿。

 

一边靠着深呼吸平息如雷的心跳,一边思考对策,现在距离目标位置只有一百米不到的距离了,该怎么才能让他们继续大步前进,自己现在和三个队友的距离也隔得太远,没办法让他们从旁策应,该怎么办?

 

正在思考间,叶修突然感觉有一滴水滴在了自己的脸上,然后是第二滴,第三滴,接着是淅淅沥沥的无数滴,看着这逐渐加重的雨势,叶修心中暗叫不好,什么时候不下雨,怎么偏偏这个时候下雨?

 

同样暗喊糟糕的还有张佳乐,此刻张佳乐和孙翔好友唐昊三人已经顺利会师,悄麽的躲在暗处,当这雨势已经确定短时间内收不住了之后,张佳乐用气声对其余二人说道:

 

“我们要想办法赶紧把这群人引到目的地,我埋在地下的那些地雷都不是最先进的,有的可以说是型号比较老了,所以没有防水性能这种说法,亚马逊的泥土含水量太高,现在再加上天降大雨,过不了多久,有些地雷就会因为受潮而失去作用。”

 

这就很严重了,地雷阵的爆炸是他们四个人敢这么玩儿的唯一凭借,若是地雷阵不起作用要想四个人都全身而退那就不好说了。

 

当机立断,唐昊马上道:“叶修哥一个人的吸引力还不够大,我们一起去应该会好很多。”

 

“嗯,一起。”孙翔点头,达成一致意见的三人马上猫着腰从现在的地方向前窜去。

 

双方现在陷入了一个奇怪的僵局,就是敌不动我不动,就这样对峙着。正当叶修正在苦恼怎么打破这个怪圈的时候,感觉到身边有人靠近,手中的匕首横在胸前背靠着树干,警惕的看着动静来源方向,直到看到张佳乐贼兮兮的露了个头叶修这才放下防备。

 

“你们怎么过来了?不知道这里危险?”

 

“就是因为危险才来,总不能让你一个人扛着,要是最后你出了什么事,周泽楷绝对会砍死我。”就这个时间点了,唐昊还打趣了一句叶修,不过话是玩笑话,内容却不是开玩笑,若真不能把叶修带回去,周泽楷绝对会砍死他,临分开前,他拉着自己低声却肯定的说:

 

一定要保护好前辈,不然我不会原谅你的。

 

“就是,英雄不能让你一个人逞…”孙翔接着道。

 

叶修嗤笑的拍了一下后者的头,心里直嘀咕回去之后真应该让他好好学习一下说话的艺术,这挺好挺让人感动的意思,从他嘴里说出来怎么就这么想抽他呢。

 

后面的人不断逼近但却始终是小步小步往前挪动,始终没大动,四个人合计了一下之后,决定出去正面杠一下,四人同时现身,快步向前跑去,不再做任何躲避防范的措施,身后追击的雇佣兵一看这破罐子破摔似的奔命法子,喜上心头,于是也就不躲躲藏藏,飞身跟上。

 

“前面是绝境,量他们翻不出大天来,兄弟们上啊!”领头的那人兴奋的叫喊着。

 

 

雨越下越大,雇佣兵们的追踪越来越困难。于是,他们决定开枪射击,以延缓对方的速度。

 

做戏讲究做全套,既然他们已经是准备演一出背水一战的戏码,那就得做的逼真做的让别人相信,一颗子弹飞过来,叶修为了躲避从一棵树后斜向朝另一棵树后窜去,身后便传来了一阵激烈的枪声。冲锋枪和突击步枪的子弹如雨般倾泻而来,大部分打在了树上。夜鸟不断被惊飞,惊惶失措的哑哑叫声在夜空中回荡。

 

四个人不断地向后回击,做出一副努力想要逃出生天的样子,一场激烈的枪战伴着唰唰的雨声在丛林里展开着,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不时响起。

 

叶修这边的火力不断减小直到最后完全消失,而这时他们又适时地放慢了步伐,做出已经没有气力再继续逃命的样子,后面的人意识到前面的该是穷途末路了,这下子追的更是兴奋,纷纷加快了脚步。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已经进入了张佳乐的地雷阵爆炸范围,之所以要放慢脚步的原因是因为,他们需要看清楚脚下的路,仔细不踩错位置。

 

领头的那个雇佣兵透过夜视仪看到叶修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以及一个模糊的嘴型,直觉告诉他有问题,却还来不及细品到底是个什么意思,队内就已经有人触发到了启动雷,一时间,一声手雷爆炸的巨响,离得最近的那个当场就被炸的尸骨无存,其余人下意识的卧倒,结果又是几声爆炸声响起,又是几人被掀翻在地,残肢断臂四处飞舞。

 

无数的子弹四处乱飞,就好像钻天炮似的,那些侥幸躲过了地雷的却又不曾想到居然树上会突然飞出子弹,想烟花一样四散开来,由于子弹是在地面乱飞,附近趴在地上的都不能幸免,被打成了马蜂窝。

 

被子弹在身上留下无数孔洞的那个领头的在倒下之前突然一下领悟过来叶修的那个嘴型是个什么意思了,他在说:

 

Good bye guys

 

四人早就已经离开了地雷的波及范围,站在远处给自己顺气的张佳乐看到这漫天血舞的景象冲着余下三人得意地扬起下巴说道:“看到没有,谁说子弹不能拐弯?不仅能拐弯,还能跳舞呢!”

 

三人互相对视一眼,同时给了正得意的翘起小尾巴的人一拳头“厉害!”,捶地张佳乐一口气梗在心口里,半天喘不上来,瞪着面前对着他嬉皮笑脸的三个人没好气道:

 

“我说,你们这是要谋杀我吗?”

 

亚马逊的这一场大爆炸动静不可不谓之大,爆炸的动静震响了整个丛林里的人,二队的众人回头看着不远处即使下着雨都熄不下去的冲天火光,心中知晓,这应该是已经成功了的标志。

 

 

 

 

我终于写出来了,让我松口气,啊.....我歇会儿,伸个懒腰摸摸头发,ennnnnnnnnnn,欸...

评论 ( 22 )
热度 ( 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