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蔻连梢

大爱周叶,这两人真的超级好磕啊,糖多不粘牙,欢迎扩列啊!
但是最近半年非常忙,忙的事情关乎未来我到底是给别人搬砖还是别人给我搬砖,所以更新不多,如此以上。

© 豆蔻连梢 |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主周叶】猎手(35)

 #国家队全员向,职业杀手向,主cp周叶#

#年少养成#

#ooc我的,角色属于虫爹#

 前文走这里

(⊙o⊙)…太多了,还是走底下的tag吧




一直待在一边的王杰希左顾右盼,想要找到什么东西能够让自己的好友咬住转移一下注意力稍微减少一些苦痛,可看了半天都无果,想了想咬咬牙,猛的把自己的胳膊送到了喻文州的嘴里,后者也是一点也不客气,张嘴就狠狠咬住。

 

“嘶…”这次的声音来自王杰希,他忍不住在心里想,若是活着出去了定要让这小子请自己吃饭,自己为了他可遭老大罪了。

 

拿着手术刀稳稳当当的划掉了一块儿腐肉,又如法炮制的划掉了伤口另一边的,最后把刚刚叶修从其他队伍抢来的消炎药跟不要钱似的,一个个扭开胶囊把里面的粉末倒出来撒在伤口上,最后拿纱布包起来,整个过程才算是彻底完成了。把纱布系上后,张新杰这才让自己完全放松的靠着一棵树,取下眼镜,将手放在自己的鼻梁两侧揉着,默默一人消化刚刚那场其实不大的手术带给自己的慌乱。

 

“我能做的都做到最好了,现在只能等喻文州自己挺过来了,若是他恢复的好应该差不多天黑的时候就能完全清醒过来……”

 

整场手术其实没有任何的技术难度,之所以成功率小,最大的问题其实是术后的恢复,其实现代医疗都是如此,若是术后恢复差,这场手术即使在手术台上成功了,但总体而言也是失败。亚马逊的气候环境恶劣,手边能用的药品又太少,这才让张新杰对于手术成功率保留意见。

 

其他人忙着做善后工作,叶修从那一群人中退了出来走带到张新杰面前蹲下来,微笑着看着他。

 

“你完成的很好,把失误降到最低就是成功的最大几率,这话不是你自己说的吗,有什么好慌的!”

 

“你不过去看着文州?”张新杰抬起头答非所问的来了一句,不知道为什么,他有点抗拒回答这个问题,拒绝承认叶修其实说对了,他就是有些怕了,手下触碰到的肌理组织鲜活有弹性,和在冷冰冰的死人身上划拉的感觉差太多,第一次切身体会到那种别人的命掌握在自己手中,若是自己稍微出点错,喻文州非死即残,那种责任感压得他喘不过来气。

 

叶修笑笑没说话,跟张新杰又瞎聊了几句就准备起身离开,刚抬脚,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极低的:

 

“叶修,谢谢你…”

 

谢谢你愿意相信我。

 

叶修转头,看了看又把头低下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人,信步走开了。

 

相信自己的队友什么的,难道不是最基本的吗?有什么好谢的…

 

更何况,我不是相信你,我是相信我的队友。

 

喻文州凭借着意志硬挺过来,转醒就是几个小时以后的事情,方锐下给那队人马的药量,足以让他们睡到被人抬走都不知道,所以叶修现在完全不担心会被人找上门来寻仇,在咨询了张新杰的意见了之后,众人商量了一下,都同意先休整一下再继续赶路,于是也就什么器具设备都搭起来了。

 

 

话说方锐给那队人马下了能够麻翻大象的麻醉散后,一队人那真可谓是睡得昏天黑地,两三天后才悠悠转醒。

 

头疼欲裂的醒过来,一时间脑子还没清醒,扶着身后的树木把自己撑起来坐着,摸着好像要裂开头,李伟一下子反应不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看着自己的队员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就是脑子反应再慢都该知道发生什么了,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踉踉跄跄的跑到其他的人身边,一个个将人摇醒。

 

被强行摇醒的众人此刻都是头痛欲裂,迷蒙的双眼暴露了他们的神智还没回笼。

 

“李伟,怎么了?”杨婷靠着身后树木,一点一点的往上挪,最后勉强将身子站直,可眼睛里还是一阵一阵的发昏。

  

其他人清醒过来后纷纷起来检查,最后发现队伍里所有的物资全部都不翼而飞,其他人都在,唯独少了万东。

 

“艹,我们被万东那个畜生算计了!”李伟一拳头捶上树恨恨道。

 

“不会吧,他应该不会算计我们的,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杨婷有些不信,万东跟队伍里其他人可能不熟,但是跟她可不一样,他们两个人是一个基训营的,后来又分到了一个专训营,万东是个什么样的人,自己最清楚,他不可能会这么做。

 

“现在事实都摆在眼前了,还有什么好替他辩解的…婷婷,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现在事实都摆在眼前了你还不信吗?”

 

“可是…”

 

“不用可是了,以后万东不是我们的队友,见到他和见到敌人无异。”李伟咬牙切齿道。

 

“队长,那现在怎么办?我们什么东西都没有了,会不会走不出去啊…”一个队员略微颤抖的声音,暴露了他心中的恐惧,没有了物资在这丛林当中继续活下去根本不可能啊,一想到这一点,别说是声音颤抖了,就是整个身体都在不受控制的抖动。

 

再怎么说都还是都是一群没成年的孩子,即使被训练了多年,但是怕死是人的本能,越是强大的人对于死亡的恐惧就越比普通人大。

 

这种不安的情绪迅速在队伍中弥漫,渐渐的其他人也被这种悲观的情绪感染,整个队伍骚动起来。

 

“安静!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先丧着办着,你们就这点出息?”李伟怒道。

 

“那你倒是给个破局的办法啊,你光冲着我们叫有什么用?”猛不丁被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训斥,那人脸上也是有些挂不住。

 

“……”

 

“呵,不知道解决办法就知道冲着我们大呼小叫,真不知道当初怎么就选了你当队长…”见李伟不说话,刚刚那人就像是开启了嘲讽点一般说话一点不留情面。

 

“你…”李伟本就因为队内物资不翼而飞一肚子火,现在又被自家队员嘲讽心情更是不爽,站在他身边的杨婷明显的感受到了李伟的低气压,在他彻底发作之前先出来当个和事老。

 

“大家都先冷静下来别伤了和气,以后还要大家相互照料,现在还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别把情况想的那么糟糕。”

 

杨婷本就长的讨巧,一张嘴巴又会讲话,又是队伍里唯一的女孩子,所有人都很喜欢她,本来大家还想要公平竞争,谁知一开始这朵花就已经有主了,还就是那个李伟,其他人算是看在杨婷的面子上,才勉为其难的选了李伟当队长。也就是说,这个队长一开始就不是所有人心中的最佳,现在出了问题,趁机找茬的不在少数!

 

所以这个队伍的核心与其说是名义队长李伟,倒不如说是团宠杨婷,现在她都出来圆场了,其他人看在她的面子上也不好再说什么。

 

“婷婷说的对,大家先冷静下来,别外敌未除自己人先内讧了。”团宠发话,肯定有和事老出来应声,这不就是吗。

 

“哼,和事老…”对于这种和马后炮无异的行为,刚刚呛声李伟的那人嗤之以鼻。

 

“徐毅,你别过分了啊。”

 

李伟心中的邪火算是彻底压不住了,猛的站起来伸手指着徐毅的鼻子大声道。这人平日里讲话没少和他阴阳怪气的,看在其他人的面子上自己才没和他一般见识,现在徐毅简直就是蹬鼻子上脸。

 

见李伟真的怒了,徐毅把头转向一边不看他,但也不再说什么冷嘲热讽的话,杨婷见二人暂时停火,心下松了一口气,重新挂上和悦的笑容两方安慰道:

 

“你们两人都少说两句吧,我们虽说没了分配的东西,但是我们还有一双手和一身本事啊,能用自身的能力创造一线生机就不算是真的走投无路。”

 

“嗯,婷婷说的对,大家都少说两句,想想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才是正事儿。”项阳刚刚被徐毅呛了声但也没怎么放在心上,还是和以前一样温声软语不显山不露水。

 

到现在为止,这群人都还没琢磨出来到底是谁给他们来了这么一出,叶修他们撤退之前抹除了所有的可疑痕迹,还顺走了这群人的追踪通讯工具,就是为了防止己方被反追踪。

 

“那就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了,顺着河流走吧,总能碰到其他的到河边取水的队伍,等到时候真的碰到了,就把他们的东西据为己有。”李伟虽然说是众人看在杨婷的面子上才选出来的队长,但是实际上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并非真的一无是处,此刻的果断倒也让本来有些浮动的人心稍稍稳定了些许。

 

丛林生存不就是胜者王败者寇吗,我凭自己的本事抢到的东西,有什么好不好意思的,要是觉得憋屈就抢回来啊。 

 

被人打了一记闷棍的众人没办法,只能自认倒霉,收拾了东西上路准备再一次去伏击其他队伍,他们队伍里的凄风惨雨和一分队众人此时的春风得意可谓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打了人就跑可不是哪个队伍的专属权利,那都是大家心照不宣的认知,自从喻文州的情况逐渐好转之后,叶修一行人就再一次踏上了征程,说白了就是赶紧跑路,免得被人追上。

 

喻文州受伤,行动不自如,于是这一路上肖时钦代替他和王杰希搭档寻路,现在距离他们进入亚马逊已经过去了差不多十七天时间,按照他们进来之前对于物资消耗的测算来看,再过两三天,大部分队伍的食物与水都会变得有些捉襟见肘起来,本来在那时起,这场丛林生存才算是真正拉开序幕。

 

而现在,他们实际上拥有了两个队伍的东西,另外一个队伍现在相当于是光杆司令什么都没有,要是想要活下去,肯定会如法炮制他们的强盗行为,那么其实就是说,现在亚马逊的局部地区,丛林生存已经开始了。

 

 

 

再过三天我就结束所有的考试了...加油,我能挺住,我...能...挺...住...

(嗝屁(;´༎ຶД༎ຶ`))

评论 ( 8 )
热度 ( 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