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蔻连梢

大爱周叶,这两人真的超级好磕啊,糖多不粘牙,欢迎扩列啊!
但是最近半年非常忙,忙的事情关乎未来我到底是给别人搬砖还是别人给我搬砖,所以更新不多,如此以上。

© 豆蔻连梢 |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主周叶】猎手(34)

 #国家队全员向,职业杀手向,主cp周叶#

#年少养成#

#ooc我的,角色属于虫爹#

 前文走这里

(⊙o⊙)…太多了,还是走底下的tag吧

 

 

三人紧赶慢赶的赶回营地,楚云秀和张新杰本就受伤不重,此刻已经可以行动自如,受伤最严重的孙翔和黄少天也已经转醒,正坐着修养,张佳乐精神也不错,反而是喻文州出了问题,张新杰眉头紧缩,看起来是情况不妙。

 

“怎么了?”叶修放下手中的东西,出声询问。

 

“喻文州发烧了,初步判定是因为伤口感染所致,这里的气候实在是恶劣再加上没有药品,我没有办法对他进行有效的治疗。”张新杰冷静回答,只是不断攥紧的手暴露了他此刻的焦灼。

 

“那个队的所有东西我们都拿来了,你看看有没有你需要的?”叶修迅速翻开包包,把里面有的药一股脑的倒出来。

 

看着满地花花绿绿的瓶瓶罐罐,张新杰眼睛快速扫了一圈,抬头看向叶修道:

 

“没有液体酒精吗?”

 

叶修闻言,向周泽楷和方锐两人投去了一个眼神,两人心神领会纷纷在自己背回的包包当中翻找起来,末了,摇头“没有。”

 

“那就没有办法了…”思索一番,张新杰抬头郑重道:

 

“没有液体酒精消毒,那就只能用古法了,待会儿来四个人,把喻文州的四肢按住不要让他乱动…”

 

“你想干嘛?”黄少天坐在一旁,手捂住自己的伤口处,有些虚弱的开口。

 

“喻文州的伤口已经开始大面积化脓了,我会把他化脓的腐肉割除…”

 

“割肉疗伤只是一个故事,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这方法可不可行啊。”王杰希语气有些激动,古时候没有现在的医疗这么发达,伤口发炎而死的人多了去了,那些靠着割除腐肉疗伤的,最后活下来的也很少,现在用这法子不易于自杀啊。

 

现在躺在那里昏迷不醒随时有生命危险的可是自己多年来的朋友,张新杰要用的方法成功的可能性太小了,一旦失败,喻文州很可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再者说,如若说这话的人是一个有着多年外科经验的主治大夫,王杰希尚能说服自己,可现在,这话可是从一个才十四岁不到的孩子嘴里说出来的啊,无论如何,王杰希都接受不了。

 

王杰希这话蕴含了极大的不信任,张新杰表情平静无波没什么异样,好似王杰希这话并没能影响他,但内里其实不然。

 

这不是他第一次动手术刀,但这是他第一次在活人身上动手术刀,一个大活人和一个没有知觉的死人可不一样,而且喻文州的伤口从表面上看都知道很深,这个位置要是再往下一些就会碰到手筋,一旦出现一丝一毫的差错,喻文州的右手很可能就废了,别说是别人不相信他,就是自己都有点怀疑自己到底能不能做好。

 

低着头看不见表情,心理活动复杂的张新杰猛的被一只手拍醒,偏头,看着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身边的叶修,小声道,语气里带着点迟疑与不自信:

“队长…”

 

“放心去做,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你自己,这个团队里没人比你更懂,你说行那就行。”

 

“叶修…”王杰希急了。

 

“王杰希,你否认了张新杰提出的方法,那你能提出更好的解决办法吗?”叶修直直的盯着王杰希反问。

 

“我没有…”像个泄了气的皮球,这才是王杰希觉得最可笑可悲的地方,他否定张新杰的提议,可是自己又提不出更好的解决办法来,他很想反驳叶修的话,可丧气的发现,即使自己绞尽脑汁也找不出什么特别有说服力的理由,叶修说的对,这里一共十四个人,没有人比张新杰更懂医。

 

“那不就得了,既然你不能提出更好的意见和建议,那你的反对意见无效。”转头问张张新杰“你有几成把握?”

 

“六成…我会尽我所能将失误降到最低,将成功率尽可能再往上提。”

 

“好,小周,时钦,李轩,唐昊你们四个过来,帮新杰把人按住…”

 

“手术刀烧红后,我会把文州发炎了的伤口割开,迅速切下伤口化脓的部分,然后马上上止血药。整个手术过程我们要注意两点:一,我们没有麻药,整个手术过程中文州会非常痛,即使昏迷了,他依旧会因为剧烈的疼痛潜意识的挣扎,一定要按住他。二,如果撑不下去文州很有可能咬舌,你们要时刻注意动向,一旦他有这种倾向,必须马上阻止他。”

 

张新杰做准备工作的时候,王杰希沉默的坐在一边,手里拿着一个枯树枝无意识的在地上画着圈,叶修看着,想了想,走过去,在王杰希旁边找了个位置坐下,不知道从哪里薅来一根枯树枝,也学着他,在地上画起圈来。

 

“成功的几率,新杰觉得有六成,都已经过半算很高了,就算是一个多年外科的主治大夫估计也只会再往上提高一成了。”王杰希没理他,叶修看前者反应淡淡,心中自然知道王杰希是有些怨他的。

 

“怎么,怨我这么草率的做决定,不把你兄弟的命当命,让一个还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拿手术刀的青瓜蛋子在文州身上划拉。”叶修说的随意,好像就是再说一个再简单再正常不过的事儿。

 

“没有…”王杰希这话说的赌气成分居多,叶修其实没有说错,他是怨的,但他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怨些什么,这时被叶修一说,王杰希觉得,对,自己就是在怨叶修。

 

深深地看了王杰希一眼,半晌,叶修道:

 

“不管你是不是真的怨我,我能告诉你的只有一句话,喻文州不只是你的兄弟,他也是我的兄弟,是我们的兄弟,若是他出了什么意外,谁都不好受,不只是你。”

 

“新杰是我们队里唯一的医生,如果你连他都不相信的话,你还能相信谁?相信新杰,相信文州,还有,相信我…”

 

相信新杰的能力,相信文州的忍耐力,相信我的判断力。

 

说完这句话,叶修就走开了,张新杰那边已经准备妥当,刚刚被点名的几个人早就把好几个睡袋铺在地上,把喻文州抬上去放好当个简单的手术台。

 

“准备好了吗?”叶修轻声问道。

 

“嗯…”回答的人不只有张新杰,还有辅助手术的周泽楷,肖时钦,李轩和唐昊。

 

闭了闭眼睛,在脑中最后回忆一次这场手术的过程,这才伸手接过苏沐橙递过来的一直被她拿在手上用火烘烤着的手术刀,深吸一口气,稳准狠的划开喻文州右手上的伤口,一股偏乳黄色的浑浊液体从伤口处流出,刀锋割开皮肤的疼痛,唤醒了本来因为连续的高烧而有些神志不清的喻文州。

 

“嘶…”无意识的呓语,断断续续的从喻文州的嘴里漏出来。

 

张新杰的头上没过一会儿就已经是大汗淋漓,有天气的成分,更多的是心理的成分。一直给张新杰打下手的苏沐橙注意到了这个情况,

 

怕这汗珠稍不小心顺着下巴滴到伤口上引起二次感染,连忙用从衣服上扯了一小块儿布下来,用来给张新杰擦汗。

 

把已经化脓的伤口切开后,里面的情况就看的非常明白了,喻文州受得最重的伤就在右手上,那匕首要是再往深了划一寸,他的右手就算是彻底废了,张新杰有点庆幸,还好还好,还有的救。

 

心思转圜间,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把伤口割开后,张新杰放下手术刀,在伤口周围用劲儿,试图把里面的蛋白色浊液挤出,苏沐橙适时的在张新杰需要的时候,递出了另一把手术刀,接下来的事情就是重头戏了,割肉。

 

伤口周围已经呈现严重感染的症状,若是继续拖下去,很可能会造成组织的坏死,没有液体酒精消毒,那就只能跟古时候的冷兵器时代一样处理伤口了,用已经烧的通红的刀刃割掉一部分皮肉,换得其他组织的新生。

 

“你们按住文州了,千万别让他动,还有,注意别让他咬到舌头。”

 

看到众人点头,张新杰才敢继续,手术刀稳稳的落在伤口向外一点处,毫不犹豫的将刀刃送进去伴随着喻文州嘴巴里压抑不住的痛苦呻吟,这次后者算起彻底清醒过来了,大睁着双眼眼球通红,牙齿死死咬着下唇,努力让自己不发出声音,可依旧有细微的抽搐声从嘴角溢出。

 

 

 

刚刚考完一门,赶紧上来听一场直播码一章字,然后继续当失踪人口...

评论 ( 4 )
热度 ( 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