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蔻连梢

大爱周叶,这两人真的超级好磕啊,糖多不粘牙,欢迎扩列啊!
但是最近半年非常忙,忙的事情关乎未来我到底是给别人搬砖还是别人给我搬砖,所以更新不多,如此以上。

© 豆蔻连梢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荣耀杂志社鸡飞狗跳的那些日子(11)

#欢脱日常向,涉及cp,周叶,喻黄,方王,林方,不分主副#

#突如其来的脑洞,不分年龄只分人#

#ooc我的,角色属于虫爹,我爱他们#

 前文戳这里

1   2   3   4   5  6  7  8   9  10

 

 

 

 

黄少天最近烦不胜烦,最近上班上的他憋屈的不得了,坐在办公室里他无语望天花板,思考人生中:

 

难道是以前逼方锐逼得太紧了?最近他触底反弹?明明以前把人缠八百遍是他的专利和特权的好吧,结果现在变成方锐缠着他,早电话晚视频中午还要来杂志社坐他对面直愣愣盯着他吃饭。

 

卧槽,被您那真诚的双眼一直盯着,这再好吃的东西也食不下咽了呀。

 

“主编,方锐老师来了…”

 

秘书小姐姐敲门三下后把门推开了一点小缝儿,够她进来的那种缝儿,对着正坐在老板椅上魂游天外的黄少天道。

 

“又来了?”垂死病中惊坐起。

 

“又来了…”

 

黄少天一跃而起,原地蹦跶了两下,一副准备跑路的样子,“小吴,你挡一下方锐,目标是可以让我离开杂志社。”

 

“来不及了,黄少,不是我说你,你天天跟文州混在一块儿,怎么他的奸诈狡猾你一点都没学到呢?”方锐一边说一边推门进来,声音愉悦,好整以暇的看着黄少天惊恐的脸。

 

“哎哟喂我的方锐老师,你怎么又来了啊…,你最近这么闲的吗?”

 

一看逃跑无望,黄少天生无可恋的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捏着眉心语调惆怅。

 

“那可不,我最近闲得很,上个月的截稿期刚刚结束,我能不闲吗,闲的我在家里拔腿毛都能一拔拔一天呢。”

 

方锐毫不客气的霸占了黄少天办公室里的沙发,还特别满意的弹了两下,赞赏道:

 

“不是我说,黄少,你办公室的沙发真是不错,就冲着这沙发的软硬适中,我就愿意天天冒着大太阳往杂志社跑。”

 

“那我明天就找人把这沙发送您家里去成不?您坐在家里舒服,这每天来回跑晒着了怎么办,你说对吧。”黄少天此时此刻若是照照镜子,就知道他现在这个样子,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狗腿。

 

“那多麻烦主编大人啊,还是我多跑两趟吧…”

 

“不麻烦不麻烦…”

 

两人笑着虚与委蛇虚张声势惺惺作态了半天,最后还是黄少天率先败下阵来。

 

“我告诉你,我绝不同意,除非我死。”态度坚决。

 

“那我也告诉你,直到你同意,否则我就一直缠着你,直到我死…”语气肯定。

 

“方锐你这不是耍流氓吗?”睁大眼睛瞪着对方。

 

“黄少天你这不是霸权主义吗?”把眼睛睁得更大等着对方。

 

“你的合同里可是明确写明了不可以无缘无故的旷工。”搬出合同条例。

 

“我的合同里也没说我不能休假啊?”同样搬出合同条例。

 

“你…”

 

“别你呀我的,到底行不行,给个准话。”

 

“你去和冯总编说去,他说行就行。”黄少天搬出最大boss企图让方锐就范。

 

“你少来,老冯最近两年完全就是甩手掌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杂志社大事小事都是你做主,再说了,我要是现在能够联系上老冯我找你干嘛啊?我又不是真的吃饱了撑的”方锐对黄少天的话不屑一顾,表示我不吃你这一套。

 

“不行…”

 

“早说嘛,我跟你这废话半天,我去找老林吃饭去,明天再见,黄少!”得到了黄少天准确答复的方锐起身拍拍屁股走人,并且表示明天再来。

 

他知道方锐的明天再见是真的会再见,不是句客套话,黄少天在心里拼命咬小手绢,咆哮,啊啊啊啊啊,你能不能别来了!!!

 

方锐出了办公室,习惯性的走向林敬言的办公桌,这才发现人不在,问了一下邻桌正在辛勤工作的同事,这才知道今天一大早林敬言就和方士谦两个人一起出去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

 

那就没办法了,看来今天注定要自己一个人吃饭了,方锐摊摊手。

 

此刻,林敬言,方士谦和喻文州正坐在一块儿呢。

 

接到林敬言电话的时候,喻文州其实是有点意外的,毕竟他们虽然关系不错,但是因为林敬言负责的专栏作家与板块跟自己实在是没有搭边的地方,故而两人私下交集很少,如今猛不丁的接到林敬言说想要私下见一面的电话,说不意外那是假的。

 

直到来了两人约好的地方,还看到了方士谦的时候,喻文州就猜到今天林敬言要跟自己讲的事估计有关方锐。

 

“敬言,士谦!”

 

这是一家很私人的会馆,会员制,所以完全不用担心会被人打扰,喻文州和两人打过招呼,在两人的对面坐下。

 

“文州,不好意思了,突然把你叫出来。”

 

“哪里话,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们是朋友。”

 

喻文州进来时点的咖啡很快就被侍者送了上来,他并不着急,所以只是浅浅的喝着咖啡等着林敬言开口,而林敬言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方锐现在想要出国的话,必须是要得到管事的首肯,而现在杂志社大小事情都是黄少天在做主,也就是说,必须得到黄少天的首肯。

 

但是,同意专栏作家休假,无异于是在给杂志社增加压力,毕竟现在纸媒已经不如以前那样吃香了,互联网的出现,让网媒与自媒体飞速成长,很多小杂志社小报社都因为顶不住新的时代潮流,纷纷倒闭。

 

荣耀杂志社现在看起来虽然依旧是纸媒当中当之无愧的王者,但相比较于以前,已经是不复当年了,就这都还是因为有叶秋,喻文州,王杰希和方锐四个人靠鲜明的个人风格和多年累积的粉丝与口碑支撑着销量,这才没让荣耀杂志昙花一现。

 

如果方锐率先抽身走人,对于杂志社而言的影响当真不小,所有的压力就会压在黄少天一个人的身上,但是如果为了杂志社,强行让方锐留下了,自己又…

 

方士谦坐在旁边看了林敬言半天都没见后者说话,心中明白他到底在纠结些什么,都说职位越高责任越大,现在黄少天是杂志社实际意义上的掌柜的,所有的责任与压力全都是他一人抗下,如果黄少天同意了方锐的休假,势必要面临杂志销量下滑的压力,文州对少天如何,他们这些局外人看的是一清二楚,现在黄少天不放人,林敬言没办法才想到来找喻文州帮忙,可是这个忙怎么开口?为了自己关心的人,让帮忙的人把他关心的人推上风口浪尖?换作是他他也开不了口。

 

但是,总有一人要说的,林敬言找自己来的意思不就是如果他林敬言开不了口,那就自己代替他开口吗?

 

“文州,老林今天找你来,是想让你帮忙在黄少面前说说,同意方锐的休假,因为…嗯,方锐最近的状态非常不好,他需要一个休息期。”

 

方士谦感觉到,自己这话刚一出口,林敬言微微呼出一口气,就好似松了一口气般,紧接着两个人目光灼灼的看着静静喝着咖啡未置一词的喻文州。

 

如果说要找一句话来形容一下喻文州此时脸上的表情的话,‘我就知道’这四个字是再合适不过的,放下咖啡杯,喻文州淡淡一笑:

 

“我就知道是为了方锐的事情。”

 

林敬言有点不好意思,自己很少联系喻文州,结果这一联系就是为了找人帮忙,怎么说都说不过去。

 

“真是不好意思文州,我也不想因为这事儿麻烦你的…”林敬言话未讲完就被喻文州打断了:

 

“都说了,没有什么好不好意思,我们是朋友,你有困难我也理应尽点绵薄之力,而且这事儿,除了我也没有人能够帮你,我更没有理由推脱。”一番话讲的林敬言感激不已。

 

喻文州很清楚林敬言在担心什么,其实在他心里,林敬言的担心可以视作是多余,这件事表面上看来,是林敬言出于私人感情想让方锐休息一段时间缓缓劲,但是在他眼里,这就不是私人感情了,现在杂志的销量之所以在面子上还过得去的原因,有很重要的一部分是他们的读者在支撑着,如果方锐搁笔,的确是在一段时间内,会让杂志的销量下滑,但是,如果强行让方锐以一种不好的状态写作的话,换来的结果可能更糟。

 

所以,如果说让方锐离开一段时间缓一缓,可以让他的状态回温,那么损失一段时间的销量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一旦方锐回来,销量也会跟着回来;反而是,如果读者对作者失望从而放弃这个作者,因为这个原因造成的销量下滑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想通了这些事情,喻文州也基本上做出了自己的判断,于私,抛开身份与责任,他的确是心疼少天,不希望工作上他有太多的压力,但人活于世总有需要承担的责任和背负的压力,杂志社就是少天的责任,所以,他会帮他一并扛起来,为他考虑好最佳的选择,即使少天可能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

 

“我会和少天讲明这个事情,不管是作为同事还是作为朋友,我都希望方锐的状态能够尽快恢复。”

 

三个人散场的时候,方士谦没有和林敬言一起回杂志社,而是直接打了个车去了王杰希家,今天是他的小作家上飞机的日子,他得去送送。

 

 

 

未来的剧情走向,可能就不只是欢脱日常了,毕竟他们都是有着身份地位责任义务的社会精英人士,对吧!

所以有小天使看到我更新了吗?好吧,我承认我昨天就发了,然后莫名其妙被屏了...

评论 ( 6 )
热度 ( 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