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蔻连梢

大爱周叶,这两人真的超级好磕啊,糖多不粘牙,欢迎扩列啊!
但是最近半年非常忙,忙的事情关乎未来我到底是给别人搬砖还是别人给我搬砖,所以更新不多,如此以上。

© 豆蔻连梢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荣耀杂志社鸡飞狗跳的那些日子(10)

#欢脱日常向,涉及cp,周叶,喻黄,方王,林方,不分主副#

#突如其来的脑洞,不分年龄只分人#

#ooc我的,角色属于虫爹,我爱他们#

 前文戳这里

1   2   3   4   5  6  7  8   9

本章出没cp——林方,周叶

 

 

 

 

说好的第二天一早,“呼啸”见,林敬言就一大早的起床出门了,他和方锐住的地方相隔的还是有点距离的,开车过去少说也要半小时四十分钟,要是碰上集体出行导致交通条件不好,那基本上一个小时没跑。

 

他到达的时候,方锐已经到了,正坐在专属小隔间里百无聊赖的搅着自己面前的咖啡。

 

“阿锐…”走过去,林敬言拉开椅子坐在方锐对面,服务员看林敬言来了,机灵的想要拿单子过来,被后者用言语阻止了:

 

“不必麻烦,我和他一样。”

 

这家咖啡馆是方锐未成名最喜欢来的地方,因为店里的东西的确做的不错,方锐有事没事就会到这里来坐坐找找灵感,学学手艺,可以说,方锐正式踏上西式甜点的路就该是从这里开始的,,一来二去的,这家咖啡店也就成为了他的第二居所,店里的店员们也是那时候就混熟了的,后来方锐一炮而红也没有改变他喜欢来这里的习惯,甚至在有一期的荣耀杂志中推荐了这家咖啡店用以投桃报李,也是从那时候起,“呼啸”咖啡馆算是真正做起来了。

 

咖啡馆的老板也是个追求品质的人,即使自家店铺的生意非常红火招牌非常响亮了,老板也从来没有产生开个分店的打算,方锐有一次还问过老板以后的打算,老板说,就想把这家店好好的做下去,至于分店没什么心力去打理也就不做了。

 

不过看方锐依旧很喜欢到店里来,老板极为贴心的专门开辟了一个小隔间,供方锐一个人用,毕竟现在和以前不同了,那是个公众人物,这要是往大堂大喇喇的一座,估计排队要签名的人能够把店门堵住。

 

林敬言就是这样被方锐填鸭式安利了这家店,现在这里以已经成为了两个人秘密基地一样的存在了。

 

就算招牌再响亮,“呼啸”实际上也只是面向普通人民大众的平价咖啡馆,当然不会有高级茶餐厅才会有的各种骚操作,等到服务员送来了咖啡,林敬言撕开了一同送来的糖包,倒了一些进去,搅了两下就算是成了,送到嘴边喝了一口,放下杯子,问道:

 

“怎么了,什么大事儿非要见面才能说清楚?”

 

“老林,如果我跟你说…我想要出国,你怎么看?”方锐这话说的有些小心翼翼,一边说一边还注意着林敬言的反应,可后者脸上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我就知道是这事儿。”

 

“你怎么知道的?”方锐放下手中的勺子,暂时饶过了已经被他搅的热气完全散尽的咖啡,瞪大眼睛看着面前人。

 

“当然是从你平日里的表现,猜出来的。”

 

方锐疑惑,他感觉自己平日里表现正常没什么过激反应啊。

 

“不是说你有什么过激行为,是你的眼神在告诉我,你的灵感与热情正在被磨灭…”

 

原来如此,方锐露出了一丝有些苦涩的笑容,他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以为这是一个只有自己才知道的事情,原来早就被老林看出来了。

 

“我好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还真是什么事情都逃不过你的眼睛啊…”方锐端起面前的杯子一饮而尽,明明是杯咖啡却被他喝出了一股子酒的苍凉悲壮感。

 

“我记得我曾经和你说过,我觉得美食是世界上最让人心动的事物,可现在,我觉得自己就像是机器一样,为了完成每个月都要完成的交稿,硬逼着自己做些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出来”

 

林敬言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方锐的话:

 

“我真的好烦躁啊这些天,特别是一进厨房看到那些锅碗瓢盆我就一阵止不住的烦…”

 

懊恼的挠头,方锐低声咒骂了一句,林敬言看着面前的人半晌无言。

 

说实话,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方锐这样,他记忆中的方锐永远都一副精力用不完的样子,一钻进厨房,眼睛就在放光,虽然总是被方士谦戏称说是被方锐拉去做了小白鼠,其实谁都不知道他就是乐意,每次看到他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眼睛放光的样子,林敬言就打心底里跟着开心。

 

参加世界技能大赛也是自己陪着他去的,看到方锐在比赛台上做着一道又一道光是看就能让人食指大动的菜肴,那种胸有成竹游刃有余的样子让人心动不已,有一种叫做骄傲的情绪积攒在胸腔中,在看着他捧起奖台上金灿灿的奖杯时达到顶峰。

 

后来西方的媒体在报道这次的世界技能大赛时,给了金奖获得者的评价是:

 

他是一个极有爆发力,创造力以及适应力的厨师,我们曾一次又一次观看他比赛时的录像,试图从中找出神奇之处,但却每每发现他的技法和别人并无不同,运用相同的技法,却最大限度的发挥了食材的本味,他是一个伟大的厨师,他是东方的阿刻忒。

 

其余人不知道但是他知道,没有什么所谓神奇的技法,唯一多出来的就是方锐对于料理的巨大热情,那种热情强烈到可以让他投入全部身心,用老祖宗的话来讲就是,一种物我合一的感觉,听起来好像挺玄乎,但那真的存在。

 

“那就别干了…”

 

方锐猛地抬头讶异的看着林敬言,他以为林敬言会和他说放松心情,别有压力这之类的根本没什么实质性作用的心灵鸡汤的。

 

“干吗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你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吗?”

 

“我知道啊,你要是撂挑子不干了,我肯定会被总编臭骂一顿,运气好一点说不定是去负责别人,稍微差一点就是降职,最不济就是被开除,仅此而已…”林敬言说这话的口气挺轻松的,好像就是在聊,嗯,这杯咖啡不错。

 

方锐觉得可能是刚刚把门帘掀起了一个小缝儿的风带进来的沙子正好吹到了他的眼里,眼睛有点酸涩。

 

“再说了,就算真的被开了,不是还有你吗,你不是说如果有一天我不做了你养我吗…”

 

本来有些感动的心思被林敬言这句话败的一点不剩,方锐知道如果自己不干了会给林敬言带来很大麻烦,就是因为不想因为自己拖累对方,他才一直对这件事情犹豫不决,结果现在当事人居然看的比他还开。

 

看着从自己过来到刚刚一直都没露笑容的人终于笑了,林敬言这才正色道:

 

“阿锐,我希望你永远都能保持着自己对于料理最初的爱,人一生当中碰到一件喜欢的事儿并且一直为它坚持下去不容易,我不希望你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丧失了热情。”

 

看着这人这么正经的脸,方锐鼻子又是一酸,赶忙伸手锤了一下林敬言的肩膀,借机缓和一下情绪。

 

“哎哟喂老林,我怎么不知道你说话还能这么煽情的,干脆什么时候申请从美食版块调到情感板块算了,文州一定乐意带你飞…”

 

说完,方锐起身去了餐台准备点一份‘呼啸’的招牌甜点——呼啸山庄,那玩意儿太大一份了,自己一个人总是吃不完,正好今天有老林,两个人总能吃完吧。

 

还有,什么叫做无关紧要的事儿,你的任何一件事在我这里都是要思量再三的大事儿,你对杂志社的热情不比我对料理的热情少,别以为我看不出来,居然这么轻易的就说了放弃的话,还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反过来说我,过分…

 

 

周泽楷趁着周末,回了一趟学校,先前在电话里得知了自己被保研的消息,兴奋地不行,等这个兴奋劲儿过去了,才想起来自己还得考虑一下工作和读书的问题,要是真的二者有冲突的话,周泽楷还是决定读书,毕竟工作可以以后再找,但是保研可就真是过了这村没这店了。

 

本来导师周末是不在学校的,奈何周泽楷在学校里实在是风云人物,各方面能力都是突出,导师也不想这么优秀的学生到时候被人顶了保研名额,这才火急火燎的赶紧回学校来敲定各项事宜,免得夜长梦多。

 

他进办公室的时候,是真的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叶秋。

 

“老师好…”

 

自己的研究生导师是业内有名的大牛,周泽楷秉持着尊师重道的理念,一进门先鞠躬礼貌的打过招呼后才抬头看人,结果就看到了站在导师身边一脸似笑非笑的叶秋。

 

“叶秋老师…”

 

惊讶的喊出了声,周泽楷后知后觉的发现了自己刚刚的行为很失礼,脸瞬间涨红,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叶秋?小叶,你什么时候改名字了?”坐在位子上的明显已经年过半百的老人疑惑的看着身边人,对周泽楷的叫法表示不解。

 

“吴老师,不是,我没有改名字,就是…你也知道吗,做我们这一行的都会有个笔名什么的…”叶修有点尴尬的解释。

 

哦,吴老脸上立刻露出了我懂我懂的表情,

 

“这个我懂我懂,你以前还用过什么无敌最俊朗,悟道君当笔名,我知道的我知道的…”

 

“咳…不是,老师,那都是多少年之前的事情了,我都要忘了,您怎么还记得啊,。”

 

老师,好歹给我在后辈面前留个面子啊,陈年往事就别拿出来说了,你这让我有点尴尬和羞涩啊。

 

“你的事儿啊,我都记得,哦,在后辈面前,觉得不好意思啊…”

 

吴老笑眯眯的看着叶修,他最得意的学生之一,这孩子要不是后来一心想要离开学校出去闯出一片天来,自己还真是不太想要放他走,教书好歹也教了二三十年了,叶修绝对是自己教过的学生当中最聪明最有悟性的几个,若真是沿着科研的方向发展,假以时日一定是业内最厉害的学者之一,结果这个臭小子和自己说什么,世界那大我想去看看。

 

行吧行吧,想去看看就去看看吧。

 

周泽楷看两人之间的互动,比起师生更像是朋友,立刻就反应过来,这两人该是认识很久了,吴老看周泽楷站在那里一副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局促样,伸手将人招过来。

 

“小周啊,我来给你介绍一下,他叫叶修,我以前的学生,应该是你的直系学长了。”

 

“学弟好啊。”叶修大大方方的把手伸出去,周泽楷赶忙握住,在吴老面前展现了一出学长友学弟恭的和谐画面。

 

“对了,你刚刚叫他叶秋老师,怎么回事?认识?”

 

“哦,我刚刚找了一份实习工作,是叶秋…哦不,是叶修老师的助理。”周泽楷礼貌的回答。

 

“小叶,你可以啊,我都没有助理,倒是让你抢了先。”吴老开玩笑的戏谑。

 

“老师,你别听他瞎说,什么助理不助理,他是我的责编…”

 

我哪里有瞎说,主编就是这么说的啊。

 

三人相处甚是和谐的待了一下午,期间吴老除了和周泽楷讲讲以后他的研究生生活,自己的研究方向,以及对于他的一些期望外,更多的是在和周泽楷聊叶修,聊叶修以前还在学校时做的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和一些现在想起来简直就是中二病犯了的事儿,而叶修在这其中扮演了很好的调节气氛的角色,三两句话就能把吴老逗得哈哈大笑。

 

两人将吴老送上车后都没急着回去,主要是叶修不急着回去,而周泽楷考虑到这人现在还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不好先走,也就跟着叶修在校园里无目的的乱晃。

 

“还是学校好啊,没那么多尔虞我诈,多单纯。”叶修感慨。

 

“叶秋老师…不是,叶…修老师,你以前真是吴老的学生吗?”周泽楷觉得人生真是神奇的事儿,明明一个认识不到五天的人,居然不知不觉中,产生了这么深的交集。

 

“对啊,不过这都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我早就从这儿毕业了,就是吴老抬爱,才一直把我挂在嘴边。”

 

“所以,老师你的本名是叫叶修?”

 

“嗯,还有以后换个称呼吧,总听你老师老师的叫,怪奇怪的,再说了,你现在正式成为了吴老的学生,我们两个人就算是直系学长学弟了,你叫我老师,叫吴老也叫老师,辈分都乱了。”叶修偏头看着周泽楷,调侃道。

 

“那叫什么?”

 

“叫叶修吧。”

“叶…修…前辈”周泽楷觉得直呼上司名字好像不是很好,叫老师又被叶修说乱了辈分,思来想去也就多了一个前辈当后缀。

 

“算了算了,随便你叫什么啦。”叶修无所谓的摆摆手。

 

 

 

 

把我先前码好但还差一点后来补上了的部分发上来,我感觉还不是很满意,点心大大的心路历程心理描写我觉得还不够细致还能再改改,到时候再改改吧,我现在完全想不出来怎么改比较好,改了半天最后还是发了原版,哎哟喂,难受...

老叶的第一层掉马,小周同志总算知道他的叶秋老师真名叫什么了...

评论 ( 4 )
热度 ( 7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