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蔻连梢

大爱周叶,这两人真的超级好磕啊,糖多不粘牙,欢迎扩列啊!
但是最近半年非常忙,忙的事情关乎未来我到底是给别人搬砖还是别人给我搬砖,所以更新不多,如此以上。

© 豆蔻连梢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荣耀杂志社鸡飞狗跳的那些事(9)

#欢脱日常向,涉及cp,周叶,喻黄,方王,林方,不分主副#

#突如其来的脑洞,不分年龄只分人#

#ooc我的,角色属于虫爹,我爱他们#

 前文戳这里

1   2   3   4   5  6  7  8

 本章出场cp——周叶,林方,方王,喻黄少量出场

 

 

处理完了正事儿,周泽楷在微博上给君莫笑留了一条言,就正式退出微博,转战QQ了。

 

周泽楷盯着手机屏幕,一个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笑容慢慢从嘴巴跟开始往上咧,从从容的关闭了手机,把自己的椅子重新挪回了电脑桌前,一打开QQ,属于君莫笑的消息就跳了出来。

 

君莫笑:怎么样啊穿云大大,最近过的如何?

 

一枪穿云:还不错,最近去了一家公司面试,以后的工作该是有着落了。

 

君莫笑:恭喜啊,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个百盟级小说大神,还在找工作?终点小说网克扣你工资了?

 

一枪穿云:没有,但是写小说总是我的兴趣,我也没想着要拿这个当做未来的主职业。

 

君莫笑:哎哟,你这可就伤人心了啊,多少人想拿这个当职业呢,你这个站在顶端的大神还真是不懂云端下芸芸众生们的心情啊。

 

一枪穿云:我有今天还不是多亏了笑笑老师的推荐吗。

 

君莫笑:那是,我从来不推荐辣鸡作品,你是真的写的不错我才推荐的,我得对我那两三百万的粉丝负责[叼烟][叼烟][叼烟]。

 

正聊着,周泽楷的手机一阵响动,一看来电显示,是导师打来的电话。

 

一枪穿云:君大,我去接个电话…

 

君莫笑:去吧

 

 

“老师,怎么了?这么晚有什么事儿吗?”

 

不知那边的人说了件什么事儿,本来挺平静的周泽楷突然一下兴奋起来,脸上挂着显而易见的激动:

 

“真的吗?谢谢老师!”

 

挂了导师的电话,周泽楷猛地原地蹦了两下,此时此刻他急需找个人分享一下他心中的高兴和激动,椅子轱辘一转,转眼就把这事儿告诉君莫笑了。

 

 

一枪穿云:君大,我学校的保研名额下来了,我被保研了!!![小企鹅旋转撒花.jpg]

 

君莫笑:不愧是穿云大大啊,就是厉害![笔芯.jpg]

 

一枪穿云:额…不过我现在在想另一个问题,学校给了保研名额,那我是工作还是接着读书?

 

君莫笑:当然是接着读书啊,多学点知识好啊,要是所有人都能多学点知识,现在网络上也就不会随处可见脑子里全是浆糊的草包了。

 

一枪穿云:但是我应聘的工作是我特别心仪的一家企业,我觉得现在放弃有点可惜。

 

君莫笑:那我跟你说,要是你那家公司的负责人眼睛没瞎,绝对不会拒绝一位优秀的未来名牌硕士生,这可是求都求不来的储备人才!

 

 

正在喻文州家帮着洗菜摘菜的黄少天猛不丁一个喷嚏,来的之突然把旁边刚准备下刀的喻文州吓得手一抖,差点那刀就把手切着了。

 

“少天怎么了?冷吗?”喻文州在黄少天发现自己刀位不正之前赶忙挪回来,装作刚刚那事儿没发生,这要是被发现差点切到手,少不得又是一顿嘀咕。

 

“没有没有,就是鼻子有点痒,可能是外边树上的咏絮进到鼻子里了…”揉揉鼻子,嗯,舒服多了。

 

喻文州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身去把厨房的窗子关小了一些。

 

“文州,不用了…”

 

“还是关上些吧,这样你就不会鼻子难受了。”

 

一枪穿云:哎,君大你不知道,这家企业的面试超级严格的,但是其实说实话,我自己到底是怎么通过面试的我都还没搞清。

 

君莫笑:那绝对是因为你的颜值!

 

一枪穿云:你又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子,怎么知道我是因为颜值不是颜艺?

 

君莫笑:直觉!

 

一枪穿云:….[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jpg]

 

一枪穿云:总说我了,君大你呢?最近有碰到什么眼前一亮的作品吗?

 

君莫笑:哎哟说到这个我就头疼,真的没发现,要么就是文笔不行,要么就是情节不行,要么就是文笔情节都不行…

 

一枪穿云:那是你的要求太高了。

 

君莫笑:开玩笑,我的要求要是不高,怎么能从现在快餐文学的时代真的找出一些有意思的东西出来,总不能一天到晚曲高和寡吧,提问:我的定位是什么?

 

一枪穿云:君大人生格言,只有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才能推动社会的进步。

 

君莫笑:没错!真的,要是再找不到什么好玩儿的小说出来,我就真的又要给我那两三百万粉丝们推荐什么洛夫啊,什么斯基啊,这种曲高和寡的书了,上一次我推荐这种书的时候,下面清一色评论,看这种书,字都认识,排一块儿就不知道在说啥了…

 

一枪穿云:[小企鹅式哈哈哈.jpg]

 

君莫笑:笑个鬼,你,赶紧去码字,我告诉你,你今天的《荒火》还没更新,我替广大读者朋友向你催更!

 

一枪穿云:我还没吃饭呢,刚从公司回来。[不应该,我只是个小企鹅.jpg]

 

君莫笑:你这什么公司啊,这么压榨新员工,赶紧辞了。

 

一枪穿云:舍不得…

 

君莫笑:[呵,德行.jpg]下了。

 

一枪穿云:好,君大晚安!

 

君莫笑:这才几点,晚什么安,等十二点再来给我发。

 

一枪穿云:好。

 

 

 

拿着毛巾胡乱的擦着头上的水,林敬言拿了一条浴巾随意的遮住重点部位,顺手拿过搁在外边隔间的响个不停的手机,点开接听按钮。

 

方锐纯粹是一时兴起给林敬言发视频,没料到对方居然接了,结果一打开,从林敬言的角度看到的就是方锐一张脸占了整个屏幕的三分之二。

 

反应过来的方锐赶忙把手机拿远些,结果等看清楚林敬言此时扮相之后,把刚拿远了的手机又猛的拿了回来。  

 

这番动作引得林敬言好笑:“阿锐,你把脸凑屏幕那么近,是要帅的更清楚一点吗?”

 

“那哪儿能啊,这不是想要更近距离的感受你喷薄而出的男性荷尔蒙吗…啧啧,不得不说啊,老林你的身材真不错…” 

 

“怎么我就没有你这么好的身材呢?”方锐鲤鱼打挺的坐起来,捏了捏自己腰间的肉,语气有些懊恼。

 

林敬言看着镜头那边,本来摩挲着下巴歪着头一脸色眯眯的看着自己的方锐,猛的一轱辘爬起来,把趴在床上的姿势改为坐着,皱着眉捏着自己腰上不知何时冒出来的软肉的样子,打趣道:

 

“让你和我一起去健身房你不去,现在怪我咯?”

 

“当然怪你!都怪你没有坚持下去,你要多劝我两次,我说不定就去了…”方锐看着屏幕里的人,话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

 

林敬言被这话逗笑了,无奈的摇摇头,好好好,你说的都对都对,把毛巾换了一个面,搭在自己的脖子上,去厨房准备给自己磨杯咖啡。

 

方锐看林敬言的动作熟练,明显在这事儿上林敬言是个熟练工。

 

“老林,我不都说了吗,大晚上的不要喝咖啡,对身体不好,晚上你该喝牛奶,不是咖啡!”

 

“锐…我等会儿还要工作啊,咖啡提神吗…”嘴上是这么说的,但这手中的动作倒是真的停了下来,把已经都倒出来了的咖啡豆又给倒了回去,乖乖去冰箱拿了牛奶出来,带上手机去了客厅。

 

“锐,你今天给我发视频不是专门来看我喝牛奶的吧。”

 

“额…我其实是有事情想要找你商量啦,但是我又没想好要不要去…”方锐揉了揉头发,表情有点纠结,能够看出来,的确是还没有想好。

 

“怎么了?”林敬言把茶几上摊开放着的杂志全部收好放到一边,耐心的等着方锐。

 

“哎哟,电话里讲不清楚啦,反正明天周六,那我们就“呼啸”见?我当面和你说,我不管,你有事儿也要给我空出来…”无理取闹的戏码上演。

 

“好…”声音里带着的一丝显而易见的纵容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没错,就是纵容。

 

挂了视频,林敬言原本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其实大概能够猜出来,明天方锐会和他说什么,他隐约有些预感,视线望向茶几上放着的厚厚的一摞美食杂志,最上面的一本,封面明晃晃的印着方锐当初参加世界技能大赛拿到金奖的照片,下面配着醒目的大标题:

 

方锐—东方的阿刻忒

 

 

第二天一早,当方士谦打开房门就看到王杰希站在自己家门口的时候,他其实是有点惊喜的,毕竟,小作家真的是他的稀客,从认识到现在,王杰希来他们家的次数用两个手的手指头数还有的剩,这一大早就看到王杰希站在家门口,说不开心那是假的。

 

“杰希,你怎么来了?”方士谦赶紧偏身把人引进来。

 

“怎么,你不希望我来?那我走好了…”作势转身就要走。

 

“哎哎哎…”一把把人拉住“怎么会,你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房子一直都是方士谦一个人住,但是家里时时刻刻都准备着另外一套生活用品,就是为了哪一天王杰希突然来了,不至于什么都没得用。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新的拖鞋给王杰希换上,将人带进来,后者顺手把提来的早餐搁在了餐桌上,特别自然的去了厨房拿出筷子,碗,盘子,把早餐一个个分门别类的放好。

 

直到所有的事情全部做完了,还看到方士谦倚着墙边站着,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傻兮兮的,出声道:

 

“士谦,快点去洗漱,早餐要凉了!”

 

“哦…好!”这时才显得有些如梦方醒,方士谦蹬着拖鞋吧嗒吧嗒的就回了卧室,开始了一系列风驰电掣的洗漱工作。

 

他从卧室出来时,王杰希正蹲在家里的猫笼前边,小心翼翼的把笼子打开,把里面那只睡得四仰八叉的猫主子给抱出来,扰猫清梦是很不道德的行为的,猫主子嫌弃的蹬自己的四条小短腿,挣扎着想要从王杰希的怀里跳下来,结果后者看它挣扎,反而抱得越发紧了,抱得越紧他就越挣扎,越挣扎就抱得越紧,就像是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一样。

 

方士谦看着这一人一猫的滑稽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王杰希闻声看过来,有些恼羞:“笑什么啦,赶紧去吃饭…”说完,准备继续和这只猫战斗。

 

“杰希,小希不是你这样抱得,我来给你做个示范。”说着就要把猫接过来,结果王杰希不乐意了,把软体生物抱得离得远了些,一脸防备。

 

“我不,我要自己琢磨…,你先去吃饭!”

 

方士谦拗不过他,只好先去吃饭,一边吃眼睛还一边往王杰希的方向瞟,在被逮到之前又若无其事的把眼神挪开装作自己正在认真吃饭的样子,不过就说有的人聪明学什么都快呢,这才没有多长时间,王杰希就找到了正确的撸猫方式,刚刚还反抗不止的小希很快就安静下来,窝在王杰希的腿上不动弹了。

 

看着软软的一团,这么乖巧可爱的趴在自己腿上,王杰希简直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了,超级可爱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方士谦看着这人猫和谐的场面,心里笑骂:这小白眼猫,平日里养你都白养了,这么快就认了一个新主人。

 

“士谦,它真的超可爱啊!”王杰希看着走过来的方士谦一脸兴奋的说,手还时不时的抚摸一样这猫柔软顺滑的毛,可见平日里方士谦待它不薄啊。

 

“嗯,小希很乖很可爱…”

 

王杰希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还是自己想多了就是自己想多了,他觉得方士谦这话是话里有话。

 

士谦是在说猫吧,是说猫吧,说猫…吧,都怪士谦,没事儿给猫取个名字,叫什么小希…

 

明明在心里不停的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这句话是在说猫,可王杰希还是感觉到自己脸上的温度正在飙升,方士谦看着前者渐渐变红的耳根,心中乐的的不行,慢慢的笑意从心口溢出来,但面上还是云淡风轻的。

 

看来,他的小作家听出了别的含义了。

评论 ( 5 )
热度 ( 1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