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蔻连梢

大爱周叶,这两人真的超级好磕啊,糖多不粘牙,欢迎扩列啊!
但是最近半年非常忙,忙的事情关乎未来我到底是给别人搬砖还是别人给我搬砖,所以更新不多,如此以上。

© 豆蔻连梢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荣耀杂志社鸡飞狗跳的那些事儿(6)

#欢脱日常向,涉及cp,周叶,喻黄,方王,林方,不分主副#

#突如其来的脑洞,不分年龄只分人#

#ooc我的,角色属于虫爹,我爱他们#

 前文戳这里

1   2   3   4   5

 

 

 

周泽楷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正好目睹了这一盛景,吃惊的张大嘴巴,这还是他刚刚进来的时候那个死气沉沉,走路用飘,说话是缈,每个人都像游魂一样的编辑部众人吗?

 

黄少天心情愉悦的从办公室出来放风,看着充满干劲的众人,突生一种感慨:

 

看,这就是朕的天下!

 

看着周泽楷站在一旁默不作声的盯着众人看,黄少天走过去,友好的拍了拍前者的肩膀,颇有领导做派。

 

“怎么了,吓着了?”

 

“倒没有被吓着,就是现在和刚刚差的实在是太大了。”

 

周泽楷帮了自己的大忙,好感度那是蹭蹭蹭的往上飚,再加上第一天入职肯定对什么都有些好奇,黄少天对这个他半途捡到的天使,那是相当的…有好感,解释道:

 

“因为拿到了叶秋的稿子,这一期的荣耀杂志马上就可以就彻底定稿拿去印刷厂打样定版印刷,这个月的截稿期就结束了,大家能不鸡血吗。”

 

“打个比方,就像是面前放着一个装有五百万的透明箱子,结果不知道是哪个没良心的把它锁了起来,还不给你钥匙,现在钥匙有了,五百万近在眼前,你要不要?”  

 

“要…”只花了三秒钟不到,周泽楷就斩钉截铁的说,要!谁跟钱过不去?

 

但是,主编,你这样比喻你的专栏作家真的好吗?

 

“好了好了,你今天也累了,回去休息吧。”黄少天慈爱的看着周泽楷,嗯,天使…

 

抬脚刚准备走,周泽楷紧急把已经跨出去的脚收了回来,他反应过来了一件事儿:他好像还没有和杂志社签合同…

 

而且主编似乎好像也许应该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啊,这是…上车了不想补票的节奏?

 

周泽楷想要把这个事情说的稍微委婉含蓄不漏痕迹一点,只是纠结了半天,都没想到好的措辞,干脆准备打直球了:

 

“主编,那我的入职…”

 

黄少天,多聪明一人?你当他当上主编靠的是耍宝卖萌啊!周泽楷话只说了一半,黄主编就意识到他忘记这个问题了,连忙道:

 

“对对对,入职…你先别急着走,我等会儿让小吴带你去人事部办入职,你是从B大毕业的,相信你对于杂志社的人事运转很清楚了,从基层做起那是必须的,荣耀杂志社不收空降兵。”

 

荣耀杂志社不收空降兵,这是杂志社能够走到现在这个地步很重要的一条规定,不论你跟谁,有多铁的关系,只要你没本事,绝对进不来,就算强行进来,他黄少天也会想法设法把你弄走。

 

开玩笑,他黄少天,主编哎,他都冲在第一线,你还想在大后方喝茶乘凉?

 

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荣耀杂志社社规第一条。

 

再说了,好不容易碰上了第一次去就能拿到稿子,不用三顾叶宅,七擒叶秋,长得还好看的名牌大学生职员,能轻易放过?就算平日里没事儿,看到漂亮的人在办公室晃荡,心情都能好一截儿吧,黄少天神在在地想。

 

主编一个人在那里神神叨叨些啥呢?周泽楷懵逼…

 

“啊,没事儿,你快去人事部报道,快去快去!”

 

 

 “黄少,这人谁啊?杂志社新找的书模?”林敬言走过来,搭着黄少天的肩膀,好奇道,刚刚这小伙子的脸,别人可能因为忙没看到,他可是百忙之中抽空看了个一清二楚的,嗬,如此容貌,怕是上辈子拯救了宇宙吧。

 

“天使…”黄少天依旧语气感慨。

 

这个回答让林敬言在心里默默翻了个白眼,我当然知道这是个天使,就这脸这身材这气质,该是天使本使了,我想知道这个天使是干嘛的!

 

黄少天偏头,看着自己的革命战友一脸奇怪表情的看着自己,没好气儿道:

 

“干嘛这个表情?我没说错啊”

 

“我是问,这个天使在我们杂志社干嘛的?”

 

“哦,他呀,我给老叶新找的助理…”轻飘飘一句话成功让林敬言惊大了嘴巴。

 

“老叶的助理?我的天,老叶说看不到美丽的事物他就没有灵感,这种典型上坟烧报纸的理由你也信啊…你还真去给他找了个美丽的事物来。”林敬言的口气充满了我的上司怕不是脑子有毛病的感情色彩。

 

“那我能怎么办,老叶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给的理由就算再扯淡那也是理由,绝对会贯彻到底的拖稿理由,我要是不照做,到时候他觉对会以这个理由来拒绝交稿…”说完好像为了增加可信度一样,黄少天清清嗓子,模仿起叶秋说话的语气来:

 

“少天,都跟你说了,没有美好的事物作为我灵感迸发的源泉,我写不出来东西…”

 

语气语调带着叶秋一贯的原谅我这一生放荡不羁爱自由的随性。

 

林敬言被黄少天逼真的模仿逗笑了,你别说,有时候最了解你的人,有可能真的是你的对手,虽然这两人称对手严重了,但是…

 

林敬言摩挲着下巴,这每到截稿期,两人的确不是对手,那像是仇人,要是手边有武器,分分钟可以砍死对方的那种。

 

“哎,你们两个看什么呢?”方士谦刚刚下楼去了,没碰到周泽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回来看到黄少天还有林敬言两人,面朝大门不知所谓的,问道。

 

“明天你就知道了,而且,我觉得吧,明天的杂志社肯定特别热闹。”林敬言卖起关子来,成功收获方士谦我读书少你莫驴我表情一个。

 

 

呵,还真是被老林说中了,方士谦看着编辑部川流不息车水马龙的景象无奈了。

 

这十五楼搞行政的,平日里八杆子打不着,万年不上十八楼的人今天挨个儿上来,十六楼负责出版的,可算是用尽天时地利人和,平日里本就上来的勤快,又碰上昨天截稿期结束,今天是一天上来八百回,以前本来可以自己内部拍板决定的,今天屁大点事儿也要黄少天亲自过目。

 

方士谦看着络绎不绝的人,腿一登椅子一滑,顺着惯性把自己推到林敬言那边。

 

“我去,老林,这也太壮观了吧,今天这人流量再创新高啊。”

 

林敬言听闻,停下自己正在打字的手,把椅子转过来和方士谦咬耳朵

 

“可不,特别是出版部门的,今天可真是卯足了劲儿往周泽楷那儿蹿,我看啊,这个新来的天使成了我们杂志社的珍稀保护动物了。”

 

“不过,不是我说,黄少这半路捡回来的人,颜值水平也是太逆天了一点吧…”话说一半,林敬言还特神秘的把椅子朝方士谦的方向又挪了一点,

 

“你说,会不会是黄少挪用公款去哪个传媒公司找了个即将出道的练习生啊?”

 

“那我挪用的肯定是你这个季度的全勤奖金…”

 

黄少天的声音幽幽地从两人耳朵中间传了出来,吓得林敬言和方士谦两个人立刻分开了快要挨在一块儿的身体。

 

“黄少,你走路不带声响的啊”林敬言摸着自己的小心脏,给自己顺气儿,人吓人吓死人的啊。

 

“我要是走路带声响,怎么能听见你在背后编排自己的领导…”黄少天横了一眼林敬言,哼,编排领导,给你穿小鞋哦~

 

“我的天我的天我的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文州男神,他真的好温柔好儒雅啊,我的妈耶…”

 

正当三人说话间,门口突然骚动起来,黄少天一抬头,就看到喻文州站在编辑部门口,手里拿着墨镜把玩着,和煦的看着他。

 

“文州?你怎么来了?”黄少天也顾不上和林敬言方士谦继续呛声了,快步走过去。

 

“我今天也跟风来看看你昨天捡到的天使啊…”喻文州笑道。

 

“搞了半天不是来看我的…”黄少天听了这话有些不开心,小声叨叨,怎么又是一个来看周泽楷的!!!还是喻文州!!!艹!!!

 

“当然了,那是顺便,最主要的事情还是来看你。”

 

一句话明明没有三十个字,偏偏还带个大喘气儿,让黄少天的心情如同过山车一样,前一秒突然跌入山谷,下一秒又冲上云霄。

 

“哎哟喂我的天,黄少你行不行啊,文州大大三两下就把你撩拨的少女心泛滥了,看你这脸红的,都能热个汉堡了。”

 

方锐大步踏进编辑部,手里提着一个大食盒,摘下鼻梁上的墨镜,毫不留情的嘲笑,又,冲着正在工作的众人喊了一句:

 

“大伙们辛苦了,过来吃点东西再干活儿吧。”

 

成功收获一票“方锐大大万岁\(≧▽≦)/”“好耶!”

 

荣耀编辑部的工作氛围十分和谐,大家在这里关系好的不成样子,只要不是太过分,主编黄少天基本上都不会怎么说,有时候还跟着一起闹。

 

上来几个人一脸谄媚的接过方锐手上的食盒,后者佯怒

 

“平日里怎么没见你对我这么殷勤过啊,有吃的就第一个蹿上来,有奶就是娘…”

 

“哪儿能啊,平时我就对我们方锐老师身怀敬仰,在家里那都是供起来的!”被方锐嬉骂的那职员笑着道。

 

“滚滚滚,我又没死,供什么供。”伸手就是一拳头锤了面前人一下“赶紧去和大伙儿分了,今早我起了个大早做的,还热乎着呢。”

 

“哇塞!”又是一票惊呼,要知道,方锐的手艺可是一等一的好,做出来的点心就跟米其林餐厅买出来的一样,本以为是方大作家路上买的,没想到居然是自己做的,众人能不开心吗。

 

“哎,大大,你手上另外的这个食盒也是给我们的?你提着不嫌累啊,我来拿吧。”又有一人上来,想要伸手接过方锐手上另外一个盒子,被后者拦住了。

 

“哎哎哎,这个不是给你们的,年轻人不要太贪心!”

 

看着已经走过来的林敬言,方锐理所应当的把明显更精致一点的盒子,塞到了对面人的怀里。

 

“这个,是给我们家老林的,你们哪儿凉快买待着去!”

 

“方锐老师偏心,我们也要特制的点心!”

 

起哄什么的,是藏在骨子里的隐藏技能,根本不需要人教就会,听着众人的起哄,林敬言抱着怀里的食盒,脸上挂着的笑容隐隐有些得意。

 

 

我更新了~\(≧▽≦)/~啦啦啦

评论 ( 8 )
热度 ( 12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