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蔻连梢

大爱周叶,这两人真的超级好磕啊,糖多不粘牙,欢迎扩列啊!
但是最近半年非常忙,忙的事情关乎未来我到底是给别人搬砖还是别人给我搬砖,所以更新不多,如此以上。

© 豆蔻连梢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荣耀杂志社鸡飞狗跳的那些日子(4)

#欢脱日常向,涉及cp,周叶,喻黄,方王,林方,不分主副#

#突如其来的脑洞,不分年龄只分人#

#ooc我的,角色属于虫爹,我爱他们#

 前文戳这里

1   2   3

 

 

正在吃饭的黄少天,正在收拾厨房的林敬言,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两人在同一时间,不同地点,干了同一件事儿——打开手机,看消息,然后镇定自若的回复:

 

“只要不死,催稿不止”群:

 

王小希的小天使:我已经顺利拿到稿子了,看来这个月仍然是我最快!

 

喻小州的小心肝:是是是,老方你是全世界最快的男人[阴险笑]

 

方小锐的小甜心:黄少,撤回去撤回去,说什么呢,最近敏感时期,小心被封群

 

喻小州的小心肝:哎…果然杰希最让人省心,话说,老方,你不是又拿上次的那个理由诓骗杰希交稿吧![疑惑][疑惑][疑惑]

 

方小锐的小甜心:什么叫做诓骗,黄少你这话讲的太实在了,人要学会委婉。

 

喻小州的小心肝:什么委婉,我告诉你们,你们这种老狐狸,就应该碰到我这样心直口快的人,好让你们认识到自己的奸诈与狡猾。

 

王小希的小天使:黄少,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什么叫做诓骗啊,我这叫善意的谎言,懂吗?善意的,谎言,英文叫做,a white lie!

 

王小希的小天使:还有,你们的稿子拿到了吗?拿到了吗拿到了吗拿到了吗?我们国家曾经有位伟大的领导人说过: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不管什么方法,拿到稿子就是好方法!

 

喻小州的小心肝:哎哟,还挺得意。

 

喻小州的小心肝:哎,不对啊,老林呢?怎么聊着聊着把人聊没了?

 

喻小州的小心肝:[聊天的最高境界就是把人聊没.jpg] 

 

方小锐的小甜心:老方,你黄少附体啊,说话还带重复操作的。

 

喻小州的小心肝:老林,小心我在杂志社让你穿小鞋啊。

 

喻小州的小心肝:[黄少is watching you .jpg]

 

方小锐的小甜心:  上司,我错了!好了好了,说正事,三秒钟之前,我拿到了我们家阿锐的稿子,现在就剩你了,黄少!

 

喻小州的小心肝:这么快的吗?他一个小时前不还说自己没写呢吗?方锐黄金右手啊!

 

方小锐的小甜心:他不是没写,是没写完,就他说的,他新创的那个点心,不是说马上就要大功告成了吗,他就是要等到拿东西做出来后,教授广大人名群众怎么做那东西。

 

不愧是编辑部的成员啊,打字的速度都是biubiubiu的,这才多长时间啊,那字儿就是一排一排的往群里送,明明一个群总共三个人,这聊天的火热程度就跟有百八十个人在群里一样,分分钟都要99+的节奏啊。

 

喻文州从书房里出来,手上拿着一摞稿子,重新回到餐厅,看到黄少天饭也不吃了,拿着手机手指如飞的按屏幕,出声道:

 

“少天,你和谁聊天呢?”

 

“哦,老林还有老方他们…”

 

“聊稿子?”肯定句。

 

“那可不,这种地狱时期,谁不是三句话脱不了稿子两字儿。”

 

“哎对了,你不是说,你今天新招了一个小天使给叶秋前辈当助理吗?你知道他的联系方式吗?要是他没办法拿到稿子,你可就错过了最佳的催稿时间了,那这一期的荣耀杂志,叶秋前辈开天窗,可是板上钉钉了!”喻文州想起来黄少天和他说的那个新来的责任编辑,突然想到了一些事儿,出声提醒。

 

本来还沉浸在虚拟世界不可自拔的黄少天,猛然停住手指,抬起头来,漂亮的眼睛里盛满了惊恐,没错,就是惊恐。

 

卧槽,对啊,要是那个漂亮的天使没办法让恶魔产生怜悯之心,那自己怎么办?黄少天头大了,我日,他怎么没想到这一茬啊。

 

刚好群里方士谦的语音来了,下意识的点开了语音消息,好听的声音立刻从手机的音孔中流露出来:

 

王小希的小天使:对了,叶秋前辈那里谁去了?黄少,你有派人去吗?

 

群的聊天消息,止步于此,再也没有下文了….

 

 

叶秋家中

 

小萌新周泽楷被老狐狸叶秋按着,硬是在家里吃了一顿饭,不过就这一顿饭的功夫,周泽楷发现,其实叶秋老师并没有如自己想的那样,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相反的,他拥有一手让人称赞的厨艺。

 

为什么呢?周泽楷同学从哪里得出来的这个结论呢?从他吃的那一顿饭是叶秋自己做的得出来的。

 

原本他以为,这一顿饭铁定是外卖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确是亲眼看到叶秋打电话定了东西,只是没想到,二十分钟后送来的,不是已经做好的外卖,而是各种原生态的蔬菜和各式各样的肉类。

 

叶秋一边挽袖子一边道:“小周,你有没有什么不吃的东西或者会对什么过敏?”

 

“啊,没...没有…”话说,叶秋老师这熟稔的语气是怎么回事?自己和老师应该认识的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吧。

 

“那就好,我的厨艺不怎么样,比不得方锐那个厨子,你呢就将就着吃点,饿着了总归是不好的,搞得我好像虐待你了一样。”

 

“哦,好…”

 

这边的氛围可以用其乐融融来形容,周泽楷在沙发那边坐了一会儿就感觉有些坐立难安了,良好的修养让他觉得,让一个长者为自己做饭是不是不太好啊…,虽然大不了自己几岁,但是总归是大了几岁啊,再说了,人家还是一个极有文采和口碑的影评界大牛,这样不好,不好。

 

于是周泽楷走过去,卷起了袖子,准备去帮忙。

 

叶秋看着他的动作熟练,不像是第一次做的样子,笑道:“看不出来啊,小周,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个居家党…”

 

居家党…嗯,好委婉的措辞啊,周泽楷在心中暗嗔,不就想说他是死宅党吗。

 

两个人一个切墩一个掌勺,动作无缝衔接,不论是叶秋还是周泽楷,都在忙碌的过程中产生了一个共同的感觉:默契。

 

饭菜端上桌,周泽楷其实已经饿的不行了,明明特别想要大口吃菜大口扒饭,好好安抚一下自己已经快要造反的肚子,却碍着在爱豆面前不好太过放肆,硬生生撑出一副端庄矜持的样子来,叶秋看的都替他累。

 

趁着把嘴里的饭菜咽下去的功夫,叶秋面色别扭的给对面的小年轻夹了一筷子菜,痛心疾首道:

 

“wuli周,好好吃饭,这里又没外人,你干嘛呢…”

 

“额…”不好意思在老师面前表现出自己堪比禽兽一般的吃饭状态,周泽楷摸了摸鼻子,低下头,默默地把叶秋夹给他的菜扒到嘴里然后带了一大团饭。

 

哎,这就对了吗,搞得我好像要虐待你一样,叶秋满意的想。

 

吃完了饭,周泽楷主动承包了洗完收桌的任务,但是很显然,叶秋也没想着要跟他客气,吃完饭转身就去书房了,‘啪’的一声关上了房门。以至于周泽楷在做完所有的事情后,踌躇的站在叶秋书房门口,腹稿打了好几遍,都没敢进去。

 

得了,先给一甜枣,再来一巴掌。

 

怪不得黄主编今天早上提到叶秋老师的时候,那表情简直是要吃人,的确是不好对付。

 

“你在这里站着干嘛呢?”叶秋一打开房门就看到了周泽楷那张过分精致的脸,猝不及防的直冲击的他心脏直跳,这冲击力可比黄少天截稿期时对他和颜悦色大多了。

 

这不是没想好怎么敲门,怎么进去,怎么和老师你说让你交稿吗…周泽楷低着头,手不自觉的抠手心,右脚下意识的在原地画圈,末了,好似下定决心准备英勇就义一般开口:

 

“老师,我今天来,是想向您拿一下这一期您的专栏稿子…”

 

刚一讲完,周泽楷就猛地把头低回去了,准备继续被插科打诨,然后稿子的事情继续无疾而终。

 

结果等来的是面前那人一声轻笑:

 

“小周,不就是稿子吗,你别一脸要英勇就义的表情行吗,你这表情让我觉得,你不是来要稿子,是来炸碉堡的…”

 

您可比碉堡难搞多了…,小年轻腹诽。

 

“喏,你要的东西…”叶秋把一个文件夹轻轻地敲在小年轻头上,他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没有这个小年轻高,要想敲敲他的头,居然需要抬手。

 

周泽楷愣愣的接过头顶上的文件,此时的表情把他的内心想法暴露无遗:这么容易的吗?

 

叶秋好笑:“拿我的稿子本来就不困难好吗,要是我写了,干嘛不给你,要是我没写,你要我也给不了啊。少天他们以前就是没赶上我写了的好时候…”

“嗯,这么说来,小周你挺幸运的(-.-)”

 

哦,合着不是因为容易拿,而是我恰好赶上您写了的时候啊,这么看来,我还真是挺幸运哈,周泽楷冷漠。

 

若是叶秋知道小年轻此时的想法,一定会告诉他:那当然了,年轻人,你可是天选之人!

 

 

不好意思了各位,哎...,说说心里话,因为这是个突如其来的脑洞,所以所有的所有都是断片的,没有完整的情节大纲,我一时没忍住写出来了,有的小可爱告诉我说ta喜欢,我不想坑了让他们失望,所以就得去想细节了,然后...就,脑洞一时爽,填洞火葬场,肯定写的贼慢,我都能预见了,我错了(。﹏。*),下一次额更新又是时间不定了,但是!我!很!定!会!更!不!会!坑!你!们!要!等!我!

评论 ( 7 )
热度 ( 1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