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蔻连梢

大爱周叶,这两人真的超级好磕啊,糖多不粘牙,欢迎扩列啊!
但是最近半年非常忙,忙的事情关乎未来我到底是给别人搬砖还是别人给我搬砖,所以更新不多,如此以上。

© 豆蔻连梢 |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主周叶】猎手(12)

#国家队全员向,职业杀手向,主cp周叶#

#年少养成#

#ooc我的,角色属于虫爹#

 前文走这里

1-2      3      4      5     6     7    8    9    10    11

 

 

 

人越慌越做不成事儿。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周泽楷重新开始梳理思路,反复回想可能被遗漏的地方,可是任他怎么想,都没有发现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出错了。

 

刚刚的一遍试装,已经让周泽楷发现了一些门道,在组装步骤上,这把博莱塔92M实际上和HK USP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那是不是证明,这两把枪的结构,在本质上没有什么差别呢?

 

他不准备照葫芦画瓢了,这一次他准备举一反三,从理论上来验证自己的猜测。

 

结合自己学过的,加上刚刚看到的,周泽楷思考了好一半天,在这过程中,除了他头上的汗滴落在桌上的声音外,静的骇人。

 

横竖要是装不起来,都是大错已成,周泽楷闭了闭眼睛,豁出去了。

 

叶修此时此刻可不知道周泽楷的内心活动如此丰富,他只知道,慕莎老师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那个多出来的零件,其实并不是因为周泽楷哪里错了才多出来的,而是它本来就是多出来的,那不是博莱塔92M的零件,那东西是被慕莎教练神不知鬼不觉的偷放进去的。

 

做到最后一步时,桌上居然有两个未组装的零件,这让叶修也非常吃惊,和周泽楷一样,在第一时间条件反射一般想到的就是,会不会是这小孩儿哪里出错了,可等他仔细回忆了周泽楷所有的动作之后,他确定,周泽楷没错。

 

那为什么多出来一个零件?

 

这个问题只困扰了叶修一会儿,当他无意中看到慕莎脸上的似笑非笑时,叶修意识到,这怕是慕莎教练给的考验吧,看看真的是天赋还是填鸭教学的成果。

 

他现在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儿就是希望周泽楷能够认识到自己的正确。

 

又过去了十分钟,只是这十分钟,让周泽楷感觉如同一个世纪般漫长,天知道他有多煎熬。

 

最后周泽楷把这把博莱塔92M的时候,心里都还在噗通打鼓,因为,桌上依旧多出来一个零件,那个他不知道该安在哪里的零件。

 

慕莎接过那把枪,看到没看,径直丢给了叶修,

 

“修,拿着这把枪向靶子射击。”

 

这是后招啊,叶修心里苦笑。慕莎老师的这个指令还真是一箭双雕。

 

如果射击成功,这就证明周泽楷的组装没有任何问题,这一次的考验就算是过了,皆大欢喜。

 

但如果没有成功,更准确一点来说就是,周泽楷强行把不属于博莱塔92M的零部件安上去,一定会在射击时出现炸膛这种意料之中的意外。

 

而拿着这把组装有严重错误的手枪射击的叶修一定会是最直接的受害者。如果受伤过于严重,造成了什么不可逆转的伤害,叶修很有可能就因为没办法再继续接受高强度的训练而被组织放弃,至于周泽楷,这个让组织被迫放弃最棒的作品的始作俑者,会有什么后果,想都不用想。

 

果真是,姜还是老的辣啊。

 

周泽楷的心,从慕莎这句话出口的一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即使没办法想的如叶修一般多,但是他也知道,如果自己组装出错,叶修在射击的时候肯定会出现炸膛的事故,非死即伤。

 

所有的担心和忧虑,都在叶修手里的枪射出子弹,对面的电子靶发出冷冰冰的声音“命中目标”后,烟消云散。

 

慕莎一直紧绷的脸,在这时才真正缓和下来,走近周泽楷,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修,你果真给我找了个好苗子,这个孩子,我喜欢。”

 

“老师满意就好。”叶修笑了,他成功了。

 

“周泽楷对吗?”这一次,是慕莎第一次正式面对周泽楷,并且郑重的叫出他的名字。

 

“对。”被叫到名字的孩子赶忙应声,他隐约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想知道,为什么桌子上会多一个零件吗?”慕莎温声道。

 

“想!”这个回答很肯定。

 

“那我来告诉你,那个零件,是我在拆卸时,趁你不注意故意放进去的,目的就是为了看看你的悟性。”

 

“博莱塔92M和德国HK USP 在装卸上没有什么区别,知道这说明什么吗?”慕莎抛出问题,看着周泽楷。

 

“嗯…,这说明,这两把枪在结构上没有什么太大区别。”周泽楷有些犹豫,但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果然是个有悟性的孩子…”慕莎又笑了,“你说的没错,我刚刚在窗外看你组装德国HK USP时,发现你的操作很熟练没有犹豫,那就说明那把枪的结构你是学过的。”

 

“证明一个人到底是不是够聪明够有天赋,最好的方法就是看他能否在没学过的情况下举一反三,而且我还想要告诉你,不论发生了什么,都要用脑子来想问题,而不是感情。周,我很满意你的表现。”  转过身来,慕莎意味不明的对着叶修道:“我知道你是想要用这种方法让周留在岛上,但是看在他真的有天赋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你的违规操作了,这孩子我看上了。”

 

叶修笑笑,没说话,反正目的已经达到,慕莎老师也说了不会拆穿自己,那就让这个事儿烂在肚子里。

 

慕莎已经离开很久了,周泽楷还愣着,叶修好笑的看着面前发呆的小孩儿,也没想让他回魂,让他自己愣一会儿,反应一下,慕莎老师临走前那句:以后,你就和修一起来枪室训练,到底是什么意思。

 

“前辈,我是不是被慕莎老师选中了?”周泽楷呆呆的看着叶修,表情有些搞笑。

 

“是…,你被慕莎老师选中了!”以后可以名正言顺的留在岛上和我一块儿了,后面这句,叶修没说,自己在心中偷乐。 

 

“好了好了,回去了,我胳膊还疼着呢。”

 

等那阵高兴劲儿过了,这胳膊上被抽了一鞭子的疼,就又上来了。

 

其实叶修以前受过比这严重不知道多少倍的皮外伤,那不都是咬着牙挺过来,现在只是一鞭子,能疼到哪里去,可他就是忍不住想喊。

 

以前忍着是因为没人能听你喊疼,如今有了,那干嘛还要忍着?他又不是受虐狂!叶修理所当然的想着。

 

果不其然,小孩儿听到叶修喊疼,立刻回过神来了,小心翼翼的把叶修左胳膊的衣服卷起来,露出里面仍旧在渗血的伤口。

 

“还疼吗?”周泽楷看着这伤口,难受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苍白无力的问一句疼吗,他觉得,自从自己出现在这里,就没给叶修带来一件好事儿。

 

“小周给吹吹就不疼了。”叶修突然生出逗逗这小孩儿的心思。

 

他没想到的是,周泽楷居然真的照着他的话做,给他吹吹了。一阵又一阵的吹气拂过伤口处,像是猫爪在叶修的心口出挠了一下又一下,直挠的叶修心里痒痒,脸上有些灼烧。 

 

 他得出了一个重要结论:这孩子心眼儿实诚,不能逗他。

 

“咳…快快快,赶紧回去上药…”好像是为了不让自己的羞赫被后辈看出来,叶修咳嗽了一声,丢下这句话,就急急忙忙的向外走。

 

看着叶修有些仓皇的背影,眼尖的发现叶修的耳朵红的有些不正常。

 

所以,前辈这是害羞了?周泽楷默默想…

 

下午还有训练,两个人飞速回到宿舍,周泽楷翻出药箱,准备给叶修的伤口上药以免感染。

 

棉花蘸取了酒精擦到伤口处,那种疼痛只往骨子里钻,叶修皱眉,嘴边不小心漏出一声“嘶”气声。

 

这声音让周泽楷误以为是自己下手重了,本来就轻的不能再轻的动作这下子更轻了,叶修好笑:

 

“小周,你这蜻蜓点水般的上药,怕是多上几次也于事无补啊,你得这样…”

 

话音刚落,叶修一把将周泽楷拿有酒精棉花的手,重重的按在自己的伤口处。酒精和伤口的过分接触让叶修疼的有些发抖,颤抖着未受伤的右手带着周泽楷的手,在伤口处来回涂抹。

 

周泽楷被叶修带着,机械的移动着胳膊,他本人已经被刚刚那简单粗暴的上药手法惊到了,连他这个没受伤的人,看着都觉得疼,何况是叶修这个受了伤的人呢?难道以前,前辈都是这样给自己上药的吗?

 

“小周,你那是什么表情?”熬过了最一开始锥心蚀骨的疼,后面的余痛就是小意思了,看着周泽楷今天不知道第几次露出的呆愣表情,叶修一边给自己包扎一边说道。

 

“前辈,你以后受伤,都由我来处理,你不能自己弄!”周泽楷这话说的霸道,但却有着不能忽视的认真与生气。

 

“?”小朋友突如其来的生气是为哪般?这次轮到叶修蒙圈了。

 

“你这种上药手法,简直就是自虐!”周泽楷的小脸红扑扑的,眼神里全都是对于叶修这种野蛮手法的不赞同。

 

“噗嗤”叶修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原来是这样啊。

 

把自己已经绑了一半的绷带递到周泽楷面前,戏谑道:

 

“好…以后都交给你,那现在,麻烦小周医生帮我包扎一下伤口咯!”

 

看着周泽楷低着头,全神贯注的给自己包扎起伤口来,末了,还用余下的绷带系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叶修眼睛弯弯的,嘴角含笑。

 

 赶在断网之前,赶紧丢一章上来...

评论 ( 2 )
热度 ( 8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