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蔻连梢

大爱周叶,这两人真的超级好磕啊,糖多不粘牙,欢迎扩列啊!
但是最近半年非常忙,忙的事情关乎未来我到底是给别人搬砖还是别人给我搬砖,所以更新不多,如此以上。

© 豆蔻连梢 |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主周叶】猎手(9)

#国家队全员向,职业杀手向,主cp周叶#

#年少养成#

#ooc我的,角色属于虫爹#

 前文走这里

1-2      3      4      5     6     7    8

 

 

其实这个惩罚很简单,就是去到一个房间里,让你不停的接电话,接来自世界各地的投诉电话。

 

这也是R组织利用组织力量做到的,用电脑技术连接卫星,拦截原本发向真正地址的投诉电话,把信号接收到黑盒子里来,最后传到这个房间。这个房间就相当于是一个虚拟的投诉所,每个被接收来的电话都有着各式各样的奇葩投诉原因,叶修被要求必须做到安抚这些人,但是心情不可以有起伏,必须从始至终都保持着一个范围内的波动,旁边会有机器监测你的情绪波动。

 

这其实是一个非常苛刻的要求,虽然说这个世界上有客服这种专门处理各种投诉的工作,但是这种工作说白了就是在受气啊,你受气了还不允许你生气,这才是真正的佛系人生吧。

 

到现在为止,叶修能够熟练运用的语言是五种,那就意味着会有五种不同语言的电话打进来,这就直接考验了他的语言水平。呵,自己说事态紧急,老师还真就对症下药的让我去面对事态紧急啊,叶修一边走一边慨叹。

 

既然事态紧急会让你仪态尽失,那就从早到晚都让你事态紧急,总有一天能长记性吧。

 

因为一句事态紧急,叶修开始了为期两个星期的情绪控制训练。

 

最一开始,叶修没有回宿舍还没有让周泽楷起疑,第二天叶修还是没有回来,这就让周泽楷不得不多想了,接下来连续几天叶修都没有出现,就连早上的环岛耐力跑他都没有参加,周泽楷恐慌了,一种可能被再次抛下的恐惧感占据了他整个心脏,就像是一个快要溺死的人,你丢给了他一块儿浮木救了他的命,突然这块儿浮木被抽走了,那么抽走的不是浮木,是这人的求生欲望。

 

叶修,你不能这样对我,你说过你不会抛下我的,你不可以骗我。

 

内心的恐惧驱使周泽楷决定主动出击,去找可能知道内情的人,比如说,唐昊。

 

唐昊是这一批孩子当中,天赋最好的那一个,所以组织对他也可以说是优待了,明里暗里都表现出了要栽培的意思,所以对于组织里一些还算隐蔽的场所也能窥探一二了。

 

就像是打怪升级一样,如果说叶修已经通关直面大boss了,唐昊现在就是在通关的途中,而周泽楷还在第一关徘徊。

 

每天下午都是近战训练,周泽楷被安排和这批孩子一起训练,说实话,最一开始他们都是不明白的,为什么明明说周泽楷会和叶修一起训练,结果到了后来还是和他们一起。

 

等到真的看到周泽楷的实力了之后就明白了,就这细胳膊细腿儿,弱不禁风的样子,真让他和叶修一起训练,怕不是明天早上就要一命呜呼了。

 

周泽楷走到唐昊面前的时候,后者正在打拳练习拳头的力量,不知道是为了吓唬周泽楷还是真的想要给他一拳,反正在周泽楷走近的时候,唐昊本来应该打在沙袋上的拳头突然转了向,直朝着周泽楷的鼻梁打去,又在距离他的鼻子不到一寸的地方停下,而这一系列动作完成的时间,没超过三秒钟,出拳的,动作如风,看起来像是要被打的,不动如钟。

 

没把人吓到也觉得没趣,唐昊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沙袋上,懒懒问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找我什么事儿。”

 

“想问问你有关前辈的事。”

 

“前辈?”唐昊笑了,挑眉反问。“这里所有人的人都是你的前辈,你要问哪个前辈?”

 

这话其实挺恶劣的,两个人明明差不了多大,还占人家辈分上的便宜。

 

“叶修哥…”周泽楷像是没听出唐昊话中的刺儿一样,淡淡道。

 

“你问叶修哥啊…你和叶修哥住一起,他的事不是应该你最清楚吗?你问我?”像是存心找茬一样,唐昊就是不说。

 

其实如果严格算起来,唐昊可以说就是在找周泽楷的茬儿,仅仅是为了报当初叶修哥为了这么个新人吼他的仇。

 

哼,全拿小本儿记着呢。

 

“求你,告诉我。”周泽楷沉默半晌,开口求人。

 

唐昊本来没想把周泽楷怎么着了,就是气不过想要为难他一下,哪知道刚刚那个差点被他打到,身子闪都不闪的人居然一句话不和就求人,唐昊莫名其妙的就有点生气,

 

“周泽楷,你的骨气呢?既然我不告诉你,那就用拳头解决问题啊,把我挑趴下我就告诉你啊。”

 

听着唐昊气急败坏的声音,周泽楷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打不过你,可是我必须知道前辈到底在干什么,骨气…”周泽楷抬头直直的盯着唐昊的眼睛“和前辈比起来,算得了什么。”

 

唐昊语塞,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相互盯着谁也不说话,半晌,唐昊首先败下阵来,像是个斗败的公鸡一样,有些丧气的说:“你要问什么?”

 

“前辈这些天到底在干什么?”

 

“叶修哥惹兰斯老师生气了,被罚小黑屋了。”

 

“为什么?”周泽楷不解,前辈犯什么错了?

 

“还不是因为你,你还记不记得一个星期前,你第一次环岛耐力跑的时候?”唐昊没好气的说,

 

“因为我?”自己造成的,结果你居然不知道?始作俑者居然还一脸无辜?简直可恶。

 

“那一天早上,按常理来讲,环岛耐力跑之后是兰斯老师的礼仪课,你来的晚,不知道兰斯老师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对于自己学生仪态举止以及谈吐的要求简直是苛刻到变态。”

 

“每次叶修哥去上课,兰斯老师对叶修哥的要求是西装革履,绅士风度,可是那一天,就因为你这个菜鸡半天跑不到终点,你们结束耐力跑之后距离上课的时间没剩下多少了,叶修哥没时间捯饬自己就跑去上课,因为这个原因兰斯老师认为他仪态尽失,就让叶修哥去小黑屋练习仪态去了。”

 

他是怎么知道的,其实是他在上礼仪课的时候,兰斯老师无知无觉的透露了一点,其他的就是他自己脑补的了,不过应该也八九不离十,就算有添油加醋额成分,他也就是想让周泽楷知道,因为他,连累了叶修。

 

周泽楷听完,沉默了:又是因为自己,又是因为自己,他以为自己不会拖累前辈的,结果现在看来,是他自己想太多,他还是拖累了叶修。

 

“这个惩罚会持续多久?”

 

“这个就说不准了,也许一天,也许两天,也许一个星期,也许一个月,看老师心情了。”

 

又是半晌无言…

 

“唐昊,我是不是特别没用?”周泽楷闷闷的问面前人。

 

“哼,难为你有点自知之明。”唐昊哼哼,没经任何思考,真心话脱口而出。

 

只是看到周泽楷那焉了吧唧的样子,唐昊感觉良心有点过意不去,挠挠头磕巴道:

 

“其实还好啦,你也不是特别没用,就是环岛耐力跑不能准时到,体力训练跟不上,拳脚无力…”讲着讲着,唐昊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细若蚊吟。

 

呸,唐昊,你在讲些什么啊,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

 

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什么心灵鸡汤可以安慰一下眼前丧的不行的漂亮小男孩,干脆自暴自弃:

 

“哎哟,总之,你不是特别没用啦,你能在刚刚进岛就被宣布将和叶修哥一起训练就证明你一定有过人之处,只是现在还没被发现啦。”

 

周泽楷原本就沉默寡言,那一天从唐昊那里知道了叶修可能去了哪里后,变得更加寡言少语了,唯一能看到的改变就是,他训练的更加努力了:自觉地延长训练时间,增大训练强度,唐昊看着周泽楷的变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只觉得若是真的这样下去,也许周泽楷真的可以站在叶修的身边。

 

但是一想到如果未来周泽楷真的成长到可以和叶修并肩,那自己可就彻底没机会成为叶修的搭档了。一想到这儿,唐昊也在不自觉的增加训练强度。

 

刚刚结束了拉力训练,周泽楷揉着酸痛的肩膀与手臂,默默地走在会宿舍的路上,组织似乎并没有准备给他安排一个新的住处,他也乐于就在这个房间里,和叶修挤在一张可能一翻身就会掉下去的床上,推开门的一瞬间,那个已经两个星期都没有出现的人此刻正安静的躺在床上沉睡着。

 

以稳定的频率上下起伏的胸腔显示了那人鲜活的生命力,周泽楷揉揉眼睛,确定不是因为自己过度想念而出现的幻觉。

 

轻手轻脚的走过去,趴在床边,看着那人安静的睡颜,周泽楷不自觉的露出一抹甜甜的笑容,真好,前辈没有食言,他回来了。

 

“小周,你要是再看去,就要流口水了。”叶修有些疲惫但却充满笑意的声音传到周泽楷的耳朵里,听得周泽楷一愣。

 

他明明动作已经很轻了,怎么还会吵醒前辈?周泽楷微微皱起眉头,嘴巴小撅着,似是疑惑不解。

 

叶修睁开眼睛,保持着趴在床上的姿势,伸手揉了揉床边人的头,眼睛弯弯的打趣道:

 

“你那眼神都可以把钢板盯穿了,我要是还感受不到就是死人了。”

 

这句话引得周泽楷有些不满:“不吉利…”

 

“年纪不大,还挺迷信哈…快去洗澡,一身汗味儿,小心我不让你上床。”叶修戏谑。

 

“不会的,前辈最疼我了。”周泽楷顺杆儿爬。

 

“就你贫,快去洗澡。”叶修把人推离床边,佯装嫌弃的扇了扇面前的空气,好像周泽楷身上的汗味儿有多不能忍受似的。

 

以光速冲干净身体,换上干净的衣服,周泽楷一股脑的爬上床,挤在叶修身边,他没问叶修这些天去了哪里,因为他声音里眼底下的疲惫是遮都遮不住的,他不想耽误叶修一分钟哪怕一秒钟的休息时间,而且他相信,若是叶修想让他知道,一定会告诉他的。

 

伸手搂住身边人的腰,把自己缩在他怀里,叶修身上肥皂的清香包裹着周泽楷,萦绕在他身边,满意的吸了一口充满着叶修气息的空气,周泽楷在这半个月里第一次睡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好觉。

评论 ( 2 )
热度 ( 7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