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蔻连梢

大爱周叶,这两人真的超级好磕啊,糖多不粘牙,欢迎扩列啊!
但是最近半年非常忙,忙的事情关乎未来我到底是给别人搬砖还是别人给我搬砖,所以更新不多,如此以上。

© 豆蔻连梢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荣耀杂志社鸡飞狗跳的那些日子(3)

#欢脱日常向,涉及cp,周叶,喻黄,方王,林方,不分主副#

#突如其来的脑洞,不分年龄只分人#

#ooc我的,角色属于虫爹,我爱他们#

 前文戳这里

1   2  

 

 

黄少天开着车一路直奔喻文州的家,喻文州家小区都已经把黄少天的车从来访车变成内部车了。

 

喻大作家开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黄少天每次来催稿的时候一定会摆上的表情,笑道:

 

“少天,你什么时候见我的时候能换个表情?”

 

黄少天毫不客气的进了门,熟门熟路的把鞋子脱下来,从鞋架上拿出属于自己的专属拖鞋,一边走进客厅,一边把西装外套脱下来丢在沙发上把领带松开,没好气的说道:

 

“等你什么时候能主动把稿子送到编辑部,不用我每次截稿期都来你这里催稿,我就什么时候换个表情。”

 

“那你还是别换了,就凭黄大主编每天日理万机的样子来看,我要不是霸占着专栏作家这个名头,哪里还有机会面圣啊。”喻文州说的调侃,引得黄少天没好气的瞅了他一眼。

 

“文州,你做饭没?我快要饿死了。”丝毫没等喻文州回答,就自顾自的走到餐厅去,果然看到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饭菜,黄少天微微一笑,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去了厨房端出两碗饭来。

 

喻文州拉开椅子,和黄少天对坐着,看他狼吞虎咽的样子,自然的给他夹了一筷子他最喜欢的菜,看着他吃,笑的温柔。

 

“你早上没吃饭吗?饿成这个样子。”

 

黄少天吃了点饭垫吧了一下肚子,血条往上恢复了一点,听到喻文州这话,早上经历的那些如同放电影一样在黄少天的脑子里闪现,噼里啪啦的又是一大堆话喷涌而出:

 

“吃饭?你们作家还真是不懂得我们这些编辑的痛啊,马上就是截稿期了,编辑部的众人都是女生当男生用,男生当畜生用,还有时间吃饭?那都恨不得一天有四十八个小时,累死累活,结果还有一些无良作家一天到晚拖稿…”

 

说到无良作家,黄少天特意加重了语气,划个重点,暗指某四人。

 

不过若是严格算起来的话,喻文州其实是最好的那个,毕竟他不是拖稿,他的稿子每次都按时写完了,只是就是对于拿稿子的人有特殊规定罢了,其他的都没什么,想到这里,黄少天在心中下结论,喻文州果然是四个人中最让人省心的那个,

 

某喻性无良作家充耳不闻,把自己摘出来,权当自己不再那个行列内,问道:

 

“怎么,叶秋前辈,方锐和杰希没交?”

 

明知故问,黄少天吐槽,他们什么时候准时交过?

 

“杰希我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他有强迫症,每次一定要交出他认为最好的东西来,要是有一点他不满意的地方,他就要重写或者大改,我就想知道了,一个星座这种明明就是玄学色彩偏重的话题,他是怎么就想要写出务实纪录片的感觉来?”

 

是的,王杰希是荣耀杂志星座板块的作家,浸淫星座学多年,对于这方面的研究已经可以用达到一定造诣来形容了,每一次他的版块儿更新的时候,都能收到大把的回信说,王老师给出的分析真的是好准啊,好期待下一期balabala的。

 

黄少天就不明白了,这不就是一个人均理论吗?在一个笼统的范围内找出和自己最为符合的几条,然后就觉得这就是在说自己,这不是在搞笑吗?别觉得他是在diss王杰希,谁让他黄少天是个唯物主义小斗士呢?不信如来不信主的,你让他相信星座,那真的是在搞笑。

 

“还有方锐,他是个美食作家不是个厨子唉,今天我问老林说他的稿子怎么样了,老林跟我说他还没写,原因是因为他最近新研发了一种点心,马上就要大功告成了,让我不要打扰他的本职工作?我擦!他的本质工作什么时候变成厨子了?我怎么不知道?”

 

看黄少天说的激动,喻文州都不好意思打断他,默默起身去倒了一杯水推到黄少天面前,意思是:你喝口水再说,可能是说的有点口渴了,抓起杯子一大口水下去,继续道:

 

“这两个其实我都还能接受,至少一个是完美主义一个要是真的能做出一款新点心,稿子倒是很快就能出现,最过分的就是老叶,他给的那个理由,简直就是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

 

若是叶秋听到这句,一定会马上撇清关系,严肃道:那不不不,我哪里敢糊弄鬼神,然后笑着说:我糊弄你呢。

 

“什么没看到美好的事物他就写不出来东西,这是什么奇葩蹩脚的拖稿理由,他丫的就是不想写,找什么理由,鬼话连篇的。好看的事物,我长得不好看?看着我照片就不行?我真是奇了怪了…”黄少天自顾自的说着,完全没注意到因为他最后一句话,脸色有些微变的喻文州。

 

“你猜他和我说什么?他跟我来一句不行,说什么看着我的照片就想起来截稿期的时候我那张牙舞爪的样子,他害怕。我去你大爷的,你要是按时交稿我会对你张牙舞爪?那我绝对是早请示晚汇报每天写三封情书到了月底一起烧掉好吧…”

 

不愧是荣耀杂志社的主编大人,即使是在抱怨说起话来也是妙语连珠的,引得喻文州不自觉的笑出了声。

 

“那怎么办?”

 

“我还能怎么办,他老人家专栏作家,人气颇高,杂志社顶梁柱一般的存在,我哪里惹得起啊,不过,他上有政策我下有对策,不是说没有美好的事物他写不出来东西吗?就连上天都看不过去要帮我了,你猜怎么着…”说到一半还卖起关子来,顶着一脸,你快问我快问我的表情看着喻文州,而后者也特别配合的跟腔道:

 

“你干嘛了?”

 

“我今天出杂志社大门的时候,捡到了一个天使,那容貌…啧啧,真是没得挑,要是进军娱乐圈,绝对是一线当红流量小生,居然要来我们杂志社应聘,我当机立断英明神武的留下了他,并且立刻将他派到了叶秋那里去…”说完还特自豪的看着喻文州,此刻的神色就差来一句:可把我自己牛逼坏了,叉会儿腰。

 

喻文州看着对面人骄傲的模样,有些好笑,合着你把一个烫手山芋扔到了一个新人的手中,黄大主编你还特自豪是吧。

 

“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喻文州看那人吃的狼狈,显然是饿狠了,赶忙把自己面前的那碗饭也给推过去。

 

“你不是人啊”黄少天的嘴巴百忙之中还能抽出时间呛面前人一句,“文州,你稿子写好了吧?”

 

听到黄少天这样问,喻文州伤心状:

 

“少天,你看到我除了稿子没别的话说吗?”

 

“那我见到你第一天起不就再跟你说稿子的事情吗…,再说了,你想说什么就说嘛,我人都来了还能跑不成…”话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估计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他在说什么。

 

 

另一边,王杰希家。

 

方士谦把最后一道菜端上桌后,去了洗手台把手上的油污洗干净,将手在擦手的毛巾上擦干后,随即背到身后去解下身上的围裙。

 

看着满满一桌子的菜,方士谦感觉到了一种家的温馨,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很多年了,从王杰希第一天成为荣耀杂志社的专栏作家起,他就是他的责任编辑,这些年,其实不乏升迁的机会,要是他真的有这个想法,主编这个位置还真不一定轮得到黄少天来。

 

只是,一想到成为主编后,他就没办法再找理由每月定时定点的往王杰希家跑,他就觉得,那不是个什么好差事,毕竟,杰希不会和文州一样那么直接大胆的说,就算黄少天从责任编辑升到了主编,他的稿子依旧除了黄少天,谁来都拿不到。

 

轻轻地敲了敲书房紧闭的门,温声道:“杰希,吃饭了,稿子等会儿再写吧。”

 

里面没人回答,方士谦打开书房的门,就看见王杰希趴在桌上睡得香甜,都有点不忍心把人给叫起来了,但是一想到不吃饭可能引发额后果,方士谦狠狠心,把人给推醒。

 

王杰希醒过来的时候,脑子还不是很清楚,睁着一双有点迷蒙的眼睛瞅着书桌正前方,又瞅瞅方士谦,声音带着点刚睡醒才会有的软糯:

 

“士谦…”

 

“吃饭了。”

 

把人从椅子上拽起来,带出书房,按在餐桌前,一切准备工作早就做好,就等着王杰希起来吃了。

 

饭吃到一半,王杰希有些不好意思道:“士谦,真是不好意思,每个月的这几天都要麻烦你过来给我做饭。”

 

虽然已经是个著名的专栏作家了,但是王杰希实际年龄其实不到二十五岁,就是平日里那严谨的作风把他整的像是个小老头一样,完全看不出来他的本职工作是个充满玄学色彩的星座专栏作家。

 

“没事啊,这么些年来我都习惯了,要是哪一天不这样了,我还感觉奇怪呢。”方士谦不在意的笑笑。

 

“对了杰希,你的稿子改的怎么样了?”

 

王杰希皱皱眉,有点为难的开口,,“我觉得狮子座的星座速配我还可以再改一下…”这是他本期的主题:狮子座的星座速配。

 

通常他说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我还没改好,要是一个不顺心,重写的可能性都是有的,那就真的交不了差了。

 

方士谦在心底里暗暗盘算,你说,如果我趁着杰希不注意,从他的众多废稿当中抽一份出来带回去交差的可能性有多大?但是这也就是想想而已,要是他真的这么做了,估计下个月他就会被挡在门外了。

 

既然不可能去偷,那就只能用方案二了,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面前的大作家放弃再改这个恐怖想法。

 

“杰希,你写的东西我已经看过了,非常好了,我知道你是个完美主义者,什么事情都希望能够做到最好,但是你看我接下来要说的对不对啊。”

 

“第一,如果再改一遍,你能改出更好的东西当然是最好不过了,但是如果你又想要重写的话,这份稿子可就算是白费了,明天中午12点之前,我拿不到你的稿子,又要被总编骂了,你不想我被骂的对吧。”配上可怜兮兮的小眼神,意料之中的看到王杰希的眼神波动了一下。

 

“第二,如果拿不到你的稿子,我被骂还是小事,最主要的是,你的那块儿就要开天窗了,期待了一个月的粉丝朋友要是没有在最新一期的荣耀杂志中看到你的文章,肯定会非常失望非常难过的,杰希这么体贴,你不会想他们难过的哦…”

 

方士谦离开王杰希家的时候暗暗想着,他的小作家果然心肠软,这个理由他每一次快到截稿期时都用,但是意外的每次都有用,屡试不爽啊!心情舒畅的带着稿子前往停车场,准备回杂志社了。

 

出发之前,方士谦掏出手机,打开一个群名叫做“只要不死,催稿不止”的QQ群,发送一条消息:

王小希的小天使:顺利拿到稿子,这一次,看来我又是第一个![叉腰]

 

 

耶耶耶,我终于更新了,中意的朋友举手示意我一下好吗?\(≧▽≦)/

 

评论 ( 10 )
热度 ( 15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