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蔻连梢

大爱周叶,这两人真的超级好磕啊,糖多不粘牙,欢迎扩列啊!
但是最近半年非常忙,忙的事情关乎未来我到底是给别人搬砖还是别人给我搬砖,所以更新不多,如此以上。

© 豆蔻连梢 |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主周叶】猎手(3)

#国家队全员向,职业杀手向,主cp周叶#

#年少养成#

#ooc我的,角色属于虫爹#

 前文走这里

1-2

 

显然,叶修对于知道了小豹子的名字很开心。

 

周泽楷没理会他,只是低头闷声挪动着,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声,暴露了周泽楷体力的透支,这是他第一次进行这种训练,跟不上很正常,显然叶修非常理解这种状态,也没想要催他,就一路陪着他慢慢的挪。

 

等挪到终点的时候,周泽楷精致的小脸儿苍白,嘴唇也失了血色,双腿没有一丝力气可以继续支撑他的站立,“扑通”一声,跪坐在了地上。

 

站在终点处的教官,早就没有影儿了,叶修放下背着的二十公斤包裹,深呼一口气,一把把坐在地上的周泽楷拉起来,猛不丁被人一下拉起来,周泽楷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要甩开,奈何叶修手腕处使了巧劲儿,再加上两人之间力气上的差距,让他无论怎么甩动手臂就是没法挣脱,只能无力的瞪着一双眼睛,愤怒的看着叶修。

 

“刚跑完步,不可以就这样往地上一坐,很容易造成休克的,你想死吗?”径直将人拉起来后,叶修就放开了手上的钳制。

 

“不关你事。”小豹子冷冷道。

 

“我乐意管!”不理会面前人的愤怒,叶修强行拉着他在原地绕起圈来。

 

“我不乐意听。”

 

嘿,年纪不大,脾气不小啊,看着周泽楷一个人闷闷走在前边的身影,叶修在心中腹诽。

 

走了一会儿,休息的差不多了,抬起手看看腕表,计算了一下休息和吃饭的时间,发现还有一段时间可以利用,叶修一路上半拖半拽的把人带回了宿舍。

 

在叶修翻箱倒柜的找衣服和毛巾的时间,周泽楷迅速把自己缩到了一个角落,背靠着墙壁,双手横在胸前,一双眼睛警惕的看着面前这个明显大不了他多少有些瘦削的男孩儿,眼珠子跟着在这个不大的宿舍里转来转去的身影动来动去。

 

“等会儿我要去上课,你就在宿舍里面待着,别乱跑。”

 

翻箱倒找也没能找出第二条新毛巾来,叶修只得把自己的毛巾丢给周泽楷,又找了一套自己平日里很少穿的衣服放到桌子上:

 

“你自己把自己收拾好,我等会儿上完课回来找你。”

 

说完,也不去打热水了,直接到卫生间里拿凉水胡乱冲洗了一下,又拿换下来的衣服随便擦了擦,套上一件搭在椅背上的T恤就匆匆忙忙的出门了。

 

临走之前,叶修想着这孩子早上还没吃过东西,指着桌子上的一块儿压缩饼干说:

 

“你要是饿了,就把那块饼干吃了,管饱。”

 

话刚出口就有点后悔了,那块压缩饼干自己都没舍得吃呢,但是一想到周泽楷苍白的小脸儿,叶修眼一闭心一横咬咬牙,算了算了,吃就吃了,下次再用积分换就是了。

 

上课从来不走神的叶修出乎意料的第一次走神了,脑子里一直都在想着那个不苟言笑的小豹子,不知道他有没有好好地清理自己,望着屏幕上满屏的字,叶修的心思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一下课,叶修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宿舍,没看到人,桌子上的压缩饼干也没动,那个小豹子不会真的逃跑了吧,这么想不开的吗?莫大的心慌一瞬间揪住了叶修的心,他有点不敢想那张精致的小脸儿映在血泊里的样子。

 

刚准备出门去寻人,就灵敏的听到浴室里有动静,叶修止住向外走的脚,大步走向浴室,拉开门,本来蹲在房间角落的周泽楷现在蹲在浴室的角落,身体蜷缩着,脸埋在双膝之间,隐隐约约还能听见轻微的抽气声。

 

怕是想起了自己的家人吧…

 

叶修轻身走过去,慢慢抬起角落里蜷着的小孩子的脸,本来就特别好看的脸蛋儿挂上了泪水之后,更是有些我见犹怜的感觉,没想到会被人看见自己脆弱的样子,本来眼前因为泪水而一片模糊的周泽楷,在看清楚面前人是叶修的时候显然一愣,然后马上伸手,胡乱的擦掉自己脸上的眼泪,手上都是灰,这毫无章法的一抹,脸上立刻就出现了几道黑印,看的叶修忍不住笑出声来。

 

即使是小孩子,也能从一个人的笑声中分辨出,究竟是蕴含着善意还是包藏着恶意,周泽楷对于叶修这带有轻微笑话的笑声不满,又鼓起腮帮子瞪着他,只是被眼泪浸泡过的眼睛,此刻显然并没有杀伤力。

 

“好了,小豹子,清理一下自己吧,我们等会儿就要去吃饭了,错过了饭点,可就没东西吃了。”叶修温柔的对这个还很脆弱的小孩子说。

 

说完,把放在外面的洗浴用品拿进来,叶修就关好门出去了,只是半天都没有听到浴室里传来水声,坐在外面静心沉思的叶修睁开眼睛叹了口气,从椅子上起来回了浴室,果然拉开门就看到十分钟前保持着什么姿势的小孩子,十分钟后还保持着什么姿势。

 

走过去,把周泽楷拉起来,好看的手指靠近周泽楷已经脏的不成样子的小衣服,把扣子一颗颗的解开,脱下来,然后放到旁边的凳子上,等到把人给剥的一件不剩准备开始洗澡的时候,叶修猛地想起来,浴室是没有热水的。

 

糟糕,忘记了浴室只有冷水没有热水,看着已经赤条条的周泽楷,叶修拍拍脑袋,暗骂自己的粗心,担心他被冻着,于是把自己的一件衬衫套在这孩子的身上,提着一个桶夺门而出,两分钟后又提着满满一桶热水回来。

 

其实大夏天的,加上这座岛又靠近赤道,哪里会有冷这么一说。

 

把平日里用来洗脸的盆子从桶里舀了热水出来,然后兑上冷水,手放进去试了试温度,觉得合适了,才让周泽楷站到盆子里去。

 

可能是感觉到了叶修对他并没有恶意,本来反骨了一个上午的周泽楷这时居然听话的站了进去,顺从的让叶修给他清理身体,看着面前人好看的手拿着毛巾,在盆里汲取了一定的热水后擦到自己身上,周泽楷觉得自己紧绷了这么多天的神经,奇迹般的松了下来,脑中戒备的弦一松,身体上的疲惫就直冲天灵盖,几乎是瞬间,周泽楷就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在打颤。

 

感觉到自己手掌下的小腿在轻微的颤抖,叶修知道这是跑步的后遗症,笑着说道:

 

“你第一天开始跑步,肯定会这样,接下来还会有肌肉酸痛的情况,不过啊,过两天就好了,习惯习惯。”

 

“……”周泽楷没说话,默默感受着自己的皮肤与叶修的手掌接触时带来的一点麻痒,那是常年训练,手上的茧子引起的。

 

连自己都是个半大的孩子,第一次给一个比自己还小的人洗澡,叶修有些手忙脚乱,但仍细心地将周泽楷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洗干净,叶修边洗边忍不住在心里想,我给自己洗澡时都没用过热水没这么用心呢。

 

把毛巾的水拧干,擦干周泽楷身上的水,再把自己的衣服套在他身上,由于两人的年龄及身高身材上的差距,此时的周泽楷就像是一个偷穿了哥哥衣服的熊孩子,有些滑稽,但是好歹很干净,清爽。

 

 “走吧,等会儿准备吃饭去” 

 

周泽楷用行动告诉了叶修他的回答,拖鞋,上床,扯过被子,大字型的躺在床上,一副鸠占鹊巢的姿态,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叶修,他不想去。

 

“用绝食来进行反抗,是最没用的方法,我劝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

 

这点小心思,哪里瞒得过叶修,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居然想出绝食这种笨办法,想着刚刚周泽楷顺从的让自己帮他洗澡,他还以为这个小豹子想通了呢,现在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看着床上的人没有任何挪动的意思,叶修搬过一个凳子,坐下来,悠悠的开口:

 

“上一个用绝食来反抗组织的小孩儿坚持了三天,饿晕过去后被人扔到了海里喂鱼,如果你觉得你能改变被扔到海里这个结果的话,我倒是不反对你绝食。”

 

果不其然,就看到周泽楷噌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也没有任何小心思被戳破的尴尬,下床,穿鞋,所有动作一气呵成,走到门口,看到叶修依旧坐在凳子上,没有挪动脚的意思,不由得皱眉:

 

“你不是说去吃饭吗?”语气有些不耐烦,只是那声调奶声奶气的,让整句话没有任何的威慑力,刚刚还觉得这人特别好,现在,我收回这句话,小豹子有点别扭的想。

 

“想通了?走吧!”

 

笑嘻嘻的走过去,一把牵起小豹子的手,拉着人向外走去,周泽楷今天早上跑步的时候就已经试过他挣不开叶修的钳制,索性也就不挣了,任由他拉着自己。

 

“对了,你告诉我你叫周泽楷,我还没告诉你我叫什么呢,我叫叶修,代号I1…”

 

周泽楷只是默默低着头走路,不应声,叶…修?他记住了...

 

 

评论 ( 5 )
热度 ( 9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