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蔻连梢

大爱周叶,这两人真的超级好磕啊,糖多不粘牙,欢迎扩列啊!
但是最近半年非常忙,忙的事情关乎未来我到底是给别人搬砖还是别人给我搬砖,所以更新不多,如此以上。

© 豆蔻连梢 | Powered by LOFTER

【all叶/主周叶】猎手(1-2)

#国家队全员向,职业杀手向,主cp周叶#

#年少养成#

#ooc我的,角色属于虫爹#

 

 

 

今天的太平洋,依旧风平浪静,从海面上缓缓驶过的一两艘船,为这个浩瀚的海洋增加了一丝人气,不论是货轮还是游轮,都是从一个文明国家驶向另外一个文明国家。船上的人们西装笔挺,觥筹交错,庆祝这个世界的和平,期待这个世界的发展。

 

就像硬币有两面,光明与黑暗交织,文明与落后缠绕,有地方闻名遐迩,就一定有地方不为人知。

 

太平洋某小岛上,十年如一日的阳光明媚,微微拂动的海风,洁净柔软的沙滩,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就像一个还没有被世人发现的世外桃源。

 

一个男孩儿此时正背着一个包裹,围绕着小岛跑步,太阳就这样高悬在他头上,越来越明媚的阳光照得他汗如雨下:

 

“该死的,怎么就没看到来片乌云下场雨…”男孩儿一边跑着一边咒骂,也许对于别人来讲,阳光是心情愉悦的来源,但是对于他来讲,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抬手看了看腕上的手表,飞速流逝的时间让他不由得皱眉:

 

“不行,叶修你得快些跑了,要不然该赶不上了。”

 

才把自己的速度降下来,想要喘口气调整一下呼吸的节奏,怎么一下子过去了这么久,叶修一边加速跑一边想,这下要是想不超时的完成训练,现下的速度只怕要比调整之前更上一个层次了。

 

等到他跑到终点,发现那里除了计时的教官再没有其他人,得,这下,哥还是第一个到,叶修有些意外。

 

“报告,叶修完成训练,绕岛一周负重十公斤总共用时三小时十五分钟。”男孩儿跑到教官面前,放下肩上的包袱,汇报自己的用时。

 

“很好,休息。”面无表情的看了看已经累得够呛的小人,教官吩咐休息。

 

刚刚才进行高强度的跑步训练,即使现在的双腿已经沉重的像是灌了铅,再往前挪动一步都非常困难,但是叶修很清楚自己不可以立刻停下休息,慢慢拖着沉重的双腿,在原地绕起圈子慢走,使得腿部的肌肉逐渐放松,然后拿起放在终点处的温水,缓缓地喝着,让自己已经干得冒烟的喉咙渐渐地接受水的滋润。

 

虽然那拿着秒表的教官好像一直都盯着前方,但是他依旧能够分出心神来注意第一个到达终点的男孩儿的动静,看他有条不紊的动作,教官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再过去的十几分钟里,陆续有男孩儿女孩儿背着包裹跑向终点,无一不是脸色通红嘴唇干裂,把肩上的东西往地上一扔,也不觉得地上脏了,就这样往地上一坐,喘着粗气大口喝水。

 

时间到了,叶修一直都看着自己的手表,等到指针指向三十五分钟的时候,抬头看向男人,教官收了表,转身离开,毫不犹疑。

 

“集合。”中气十足的一声吼,让那些困在地上怎么样都不肯起来的少男少女,挣扎着站起来,拖着疲惫的身体,勉强站好队。

 

“很好,你们今天都在三小时三十五分钟之内完成了绕岛负重跑,现在原地解散,四十分钟之后用餐,准备上午的理论学习。”

 

教官的一声令下,站在原地的人得了可以休息的命令,欣喜之情都表现在了脸上,立刻消失。

 

叶修走得晚,听到教官用流利的英语和另外一人对话:

 

“剩下的没有跑到的,不允许吃饭,再加十公里,跑完才能休息,就算是爬也要爬到。”

 

摇摇头,叶修加快了脚步也消失在了视线中。

 

回了宿舍,说是宿舍,其实就是一个睡觉的地方,条件简陋的不忍直视,但男孩儿丝毫不在意,拿了自己的脸盆,出去,到走廊中间的公共热水间,打些热水回来洗脸擦身,把自己收拾的清爽一些。

 

对于临走前听到的对话,他没什么感觉,来到了这里,只有不停的达到一个又一个的目标才能活下来,否则就是死,从来都没有想过要逃跑,因为他跑不出去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跑,刚刚的那个绕岛负重跑,看似只是简单的体能训练,没什么设防,可实际上,沙滩旁边的密林里有着不计其数的狙击手,只要你想逃跑,马上就会从一个未知的方向射来一颗子弹取你性命,R组织只接受生与死,不接受逃跑与背叛。

 

组织从未告诉过你他的底线是什么,所有的禁忌都是身边的人用命试探来的。曾经,他亲眼见证,前一天晚上还和他说话的一个活生生的人,只是一瞬间就变成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那孩子不甘的眼神,直到今天叶修都不能忘记,也是从那时起,叶修告诉自己无论如何都要活下来,一旦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温热的水覆过脸,缓解了直冲天灵盖的疲惫,胸腔里就像是有一团火在灼烧,过度使用的呼吸器官此刻若是再大口的喘气都会有一丝隐约的疼。

 

把换下来的衣服快速的洗净晾起来,叶修看了看腕表,还有二十分钟,盘腿做到了床上,闭着眼睛仔细回忆昨天的枪械课程,老师教授的内容,等完整的回忆了整个过程,再睁眼时,已经到了规定的用餐时间了,下床穿鞋出门跑步行进。

 

为了保证每一个人都能够有充足的体力可以应付接下来的训练,组织内部对于食品的供应相当慷慨,东西虽然算不上好吃,但是营养绝对足够,经过了早上的训练,早就已经是饿的头晕眼花了,哪里还有多余的精力来挑剔饭菜味道不可口造型不美观,所有的人都是狼吞虎咽。

 

那些负重跑没能及时到达的人没有资格吃饭,额外增加的十公里路程让他们现在还在路上。不过这都不关他什么事情,在这里,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不是不管,是管不了,连自己都在生存的边缘挣扎,还有心思关心别人的死活?那是圣人才做的事,随遇而安才是正途。

 

随遇而安这四个字是在这里三年的生活教会叶修的,当年和他一起来到这里的人都消失了,因为各种显而易见却又讳莫如深的原因。

 

他没什么心思去关注那些没合格的人接下来会有什么遭遇,因为今天上午的学习将在营养餐结束后的半小时开始。

 

和昨天一样,今天上午的学习,依旧是枪械,他知道组织不只有一个训练基地,也许是为了更好的训练,也许是为了鸡蛋不放在一个篮子里。叶修作为这个训练基地资格最老的孩子,已经门清儿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也知道,一旦自己学成,以后的日子免不了枪林弹雨血雨腥风,一个成熟的暗杀者怎么会有安宁日子。

 

讲师在台上一板一眼的讲解着屏幕上出现的一个又一个枪械,什么名字什么属性,有什么优缺点适合什么场合该怎么拆解该怎么组装,甚至到了课程的后期,拿了一把真枪过来现场演示枪械的组装和拆解。

 

“都听清楚看清楚了吗?”演示完了之后,讲师把已经拆成零部件的枪放在桌子上,冷声问道。

 

“清楚了。”

 

第一次听这些东西,而且讲师显然并没有把他们当一群放在正常社会其实才刚刚上小学的孩子,讲解速度快不说,教授的内容多且难,只讲一次就被询问清楚了吗,教室里的孩子们的声音细若蚊吟,这就把叶修的声音衬托的尤为明显,而声音的来源,在教室外面。

 

叶修是最早进入训练基地并且经历了一系列考核后顽强的活到了现在的唯一一个,组织在叶修的身上看到了潜力,不再吝啬投入的资源,决心好好培养,以便在未来他能成为组织最快的一把刀,所以,除了早上的耐力跑基训,不论是理论学习还是实战演练,叶修已经不再和平常的被训练者一起,而是单独进行,只是今天是个意外。

 

本应该正在进行理论学习,而教官却让他从教室出来在一群初学者的教室外面观摩,至于原因,没告诉他。

 

“那好,叶修,你上来把枪组装回去然后射击。”讲师点头,侧身,示意叶修进来操作。

 

如同闲庭信步一样走进教室,三下五除二的组装好,抬平手臂,看准教室后方的靶心,扣动扳机,一颗子弹准确的将靶子中间的红心穿过,意料之中的收到了来自讲师的赞赏。

 

“很好,叶修,不愧是第一批留到最后的人。”

 

叶修笑笑,没说什么,对于他来说,这没什么难度,但对于这群孩子而言,这或许很难。

 

从他们进入组织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半年多的时间了,多半都是些孤儿或者是被拐卖来的孩子,被组织看上,买来训练。那些还存在天真念头的,身体条件不过关的,在这半年里都已经被陆续淘汰了,如果说连最基本的身体素质都不能达标,那么在你身上投入其他的资源也是枉然。

 

这些孩子都通过了最初的体能测试,接下来就是第二轮,学习能力的测试,身体素质过了就该看看脑子好不好使了,这一轮考察的是在周期时间内掌握知识能力的强弱。

 

这场考核也是为期半年,两个月为一个周期,每个周期就会进行一次考核,考核的都是这两个月学习的内容,一旦没有通过考核,就会进入组织的黑名单,三次考核如果有两次没有通过,在第三次测试结束的时候,就会被组织放弃。

 

放弃到底意味着什么,叶修并没有打算告诉他们,在未来,这些孩子都会明白的。

 

叶修环视了一眼教室里的人,眼神波澜不惊,但是他打心眼里希望他们都不会被放弃,因为被放弃的下场,除了死,没有其他的选择。

 

这里是个被隔离的世界,组织的领导者不会允许一个没有绝对忠诚的半成品游荡在外面的世界,只有死人才不会泄露组织的存在,即使他们只是一群还没什么认知的孩子。

 

现在,即使教官不说,叶修也知道今天的这场安排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只不过想要拿他做个靶子,告诉这群孩子,只有强者才能留到最后。

 

留下来的这群孩子,即使没有被人明确的告知这是测试,是考核,是竞争,但在他们的潜意识里,这种念头已经形成了,过去的半年时间里,曾经和自己一起训练的孩子,有一部分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可这部分消失的人,并没能引起多大的骚动,一群六七岁的孩子,对于死亡能有多少概念呢?

 

这是组织“贴心”的表现之一,让这些孩子认识到,在这里,一切都是残酷的,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要是想要活下去,就要不断地强大自己。

 

下课后,有不少孩子都围着叶修,叽叽喳喳的,谈论的内容无非就是,叶修你真厉害,老师讲的你都会,你也教教我吧。

 

叶修看着这群只比自己小两三岁的孩子,淡淡的笑了,回应着他们的热情,好呀,你晚上到我房间来,我教你。

 

他不能改变组织的生存规则,但是他可以尽自己一份力让更多的孩子在这种生存规则下活下来。

 

果不其然,晚上就有一批小孩子兴致冲冲的到叶修的房间里来勤学苦问,叶修也是有问必答,这让这群孩子对他很感激。他们进入这里的时间还不是很长,但是半年已经足够让他们认识到组织的残酷与严格,如果跟不上就会被训练者放弃,就意味着淘汰,所以组织里每一个被训练者之间都存在着很严重的竞争关系,每一个人都想要让训练者看到他们的价值,没人想被放弃。

 

第二天,训练继续,每天的训练都是由环岛负重跑为开端,只是今天,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叶修,他叫I 3,从今天起他就跟着你一起训练。”

 

教官把一个瘦瘦小小的小孩儿丢到了他的面前,被迫停止了叶修的耐力跑基训。叶修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汗,看了一眼被扔到地上狼狈不堪但是衣着不算简陋的小孩儿,又看了看面无表情像是再看一群物件的教官,他意识到,这怕又是哪家被拐卖的孩子,后来辗转被组织买下来用来训练用的。

 

“是...”叶修似笑非笑的回答,吊儿郎当的看着教官,这是他的标准样子。

 

由于叶修在训练基地的优秀表现,已经有不少教官认为,他将会成为基地最为优秀的被训练者,若是能够利用得当,他会成为组织最锋利的一把刀,所以在这样的认知下,他被认为是最合适带着一个新人进行训练的人。

 

男人不喜欢叶修看着他的眼神,他已经习惯了基地里的小孩子看着他时,眼睛里永远带着恐惧,这让他有一种上位者的优越感,但是这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在叶修这里永远会被毫不留情的摧毁,这个十岁不到的孩子看自己的眼神,和看一个比他小的孩子一个动物甚至是一个事物都没有任何的区别,皱眉冷声道:

 

“负重耐力跑再加十公里。”用高强度的训练来换取绝对的臣服,是训练基地最常用也是最有效的一种方法。

 

“为什么。”叶修反问。

 

“没有原因。”

 

“是。”

 

对于自己无缘无故的被加了十公里的负重耐力跑,叶修并没有表现出男人想象中的愤怒,轻飘飘的回答了一句,是,就接过去了,感觉自己是拳头打在了棉花上,男人的心情更加糟糕了,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见人走远了,叶修才蹲下身子靠近那个小可怜,拿手戳了戳他:

 

“死了没,没死就起来负重耐力跑。”

 

看着丢在小可怜旁边的十公斤包袱,叶修叹了口气,把包袱捡起来背在身上,把那个倒在地上半天起不来的人拉起来,拖着他向前跑。

 

莫名其妙的被加了十公里负重跑,再加上旁边还有这么个新人,说白了就是没有任何基础的菜鸡,叶修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规定的时间里面完成环岛耐力跑了,索性也就慢慢地跑。

 

说来也奇怪,像这种被突然送进基地的小孩子,叶修少说也见过成百上千个,但是没有一个让他在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就产生浓烈的兴趣的,这种情况应该用什么话来形容呢?叶修一时想不出来,索性就不想了。

 

“那人说你叫I 3,我知道这不是你的真名,小可怜,你真名叫什么?”

 

组织里虽然每个孩子都有代号,但是称呼时还是叫名字,只有没有名字的孩子才会以代号称呼,通常只有一生下来就被丢弃的孩子才没有名字,叶修看这孩子衣着还算整洁,不像是孤儿,所以他一定是有名字的。

 

就算叶修的精神再强大,实际上也只是个十岁的孩子,先前已经背着十公斤的东西跑了几十公里,现在又加了十公斤再多跑十公里,胸腔憋闷呼吸不畅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就是这样的情况,叶修还有心情和跟着他一起跑步的小可怜有一茬没一茬的聊着。

 

“……”没理他。

 

叶修看着这个一直低着头的小孩子,别扭着不跟他搭腔,觉得好笑,又说道:

 

“你要是不告诉我,那我以后就叫你小可怜了…”

 

“周泽楷…”听到叶修这话,周泽楷有些愤恨,抬头怒视叶修,语气不善的低声报上自己的名字。

 

“……”面前的人比自己要矮一个头,周泽楷仰头怒视自己,略高的身高让叶修很清楚的看到了周泽楷的长相,精致的让他一怔,这小孩子长得好精致啊,生气让他的脸有点憋红,两个腮帮子鼓鼓的,看起来像个小包子,只是这性子,像个小豹子。

 

“周泽楷...好名字,那以后我就叫你小周吧...”

 

 

我先扔一点出来试探一下...伸脚

评论 ( 4 )
热度 ( 193 )